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偏执大佬宠妻手册 > 190:妹妹有了身孕 别吓到孩子

190:妹妹有了身孕 别吓到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看着许震的情绪又要上来了,许临川抢着开口:“老爷子,妹妹现在有了身孕,您别把孩子吓到了。”
  
  话末,许震瞪大了眼睛盯着少女的肚子看了两秒,抄起手中的拐棍儿便准备往时惟的身上砸。
  
  “你这浑小子!”丫头还未满十九就未婚先孕,这说出去名声还要不要了?
  
  眼看着那拐棍儿即将落到男人的背上,郁芷当即便一把握住了,她低声解释着:“爷爷,我没有怀孕。”
  
  “真的?”
  
  “嗯,没有骗你。”
  
  “那还差不多。”许震这才收回了拐棍儿,瞧着时惟的那张脸也比先前顺眼多了。
  
  碍在警局人多眼杂,他便发话让人一起跟着回许家再聊了。
  
  深秋的夜,冷了许多。
  
  帝景天华的道路两旁,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风吹叶落的声音,皎洁的月光洒落,仿佛都带着一丝清冷的意味。
  
  许家的大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一屋子人围坐在沙发上,比起外头的清冷,倒是显得热闹了不少。
  
  这样的场景,让许震难免有些感触。
  
  他深吸了一口气,换上了一张笑脸,省得再让孩子们操心:“长潇,丫头回许家的第一个生日,就交给你来操办了。”
  
  “爸,您就放心吧。”许长潇知道老爷子这是准备让小芷认祖归宗了,也是打心眼儿的开心。
  
  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再敲打敲打那些世家,这许家的小公主,可是他们那些人招惹不起的。
  
  许震点点头,他看着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的少女,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小婉的那张脸。
  
  今天在他的强硬态度下,从几个孩子的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缓了好久,那心里都还是难受。
  
  庆幸的是,小婉的女儿,他的外孙女还在这个世上,不然的话,他都不知该怎么面临这又一次的打击了。
  
  “爷爷,时间不早了,您该去休息了。”许梵敏锐的发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出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许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微微颌首,不紧不慢地杵着拐棍儿站起身来。
  
  他眼含笑意的看向少女:“丫头,你们接着聊,我就先上去了。”
  
  “好。”郁芷声音轻柔的应下,唇角勾起了一抹清浅的弧度。
  
  她的背脊挺的很直,往常那般慵懒的姿态也收敛了起来,像只幼猫儿似的,莫名让人觉着有些萌。
  
  时惟没忍住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在瞧见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两道红印时,清隽的眉挑了挑。
  
  “娇气猫。”他覆在她的耳畔低喃,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小巧的耳垂上,酥酥麻麻的。
  
  郁芷抿了抿唇瓣,微偏过头去躲过他的亲昵,视线在厅内快速的扫了一圈儿:“别闹,还有人在。”
  
  她一副害怕旁人看见的模样,让时惟越发想逗弄她了,不过到底还是在许家,只得强忍了下去。
  
  他摩挲着少女腰间的软肉,指腹每每停顿的时候,都带着缱绻的缠绵:“等回家,再跟你闹。”
  
  一个闹字,被他咬的极重。
  
  惹的少女不禁遐想联翩,红了脸颊。
  
  “小芷,你打算怎么处理郁柏松?”许长潇略微严肃的语气,打断了两人之间,那旖旎的气氛。
  
  郁芷平平抬起眸子:“舅舅,您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今天表明了态度,这件事肯定无法再善了了,但郁柏松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所以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若是她念在父女多年的情分,舍不得让郁柏松有一个悲惨的下场,那他们倒是可以让他轻松一些。
  
  但若是她并没有什么感情的话......
  
  “我跟郁家已经断绝关系了。”少女明白他的言外之意,没有半分迟疑。
  
  那抹清丽的声音,也是不含半分温度。
  
  “好,那这件事就交给舅舅来办。”许长潇温和的笑了笑,悬在心中的大石,这才终于落下。
  
  “嗯。”她垂着眸,纤长的睫羽在下眼睑处打上了一层阴影,遮掩住了那双晦暗如渊般的双眸。
  
  *
  
  *
  
  在万家灯火逐渐熄灭,城市回归宁静的时候,处于市中心的酒吧街,却是载歌载舞,一片欢声笑语。
  
  街道尽头,有一家闪着蓝色霓虹灯,极为引人注目的ktv,随着关开门的瞬间,悦耳的歌声也跟着传了出来。
  
  身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脚步不稳的迈下了台阶,她的眼神有些迷离,脸颊也染上了滟丽的绯色,明显是醉了。
  
  “阮鸢,你还好吗?”同样有些醉意的时胤连忙上前,扶住那一摇一晃的女人,眼底盛满了担忧。
  
  今晚的局是一个合作伙伴组的,那兄弟平时就爱在酒吧街晃悠,哪怕是谈生意,也会选在这里。
  
  原本他是不打算带着女人过来的,却又拗不过她,心软之下也只有妥协了。
  
  “时胤,我走不动了。”阮鸢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微眯着眼睛靠在了他的肩头。
  
  她身上的酒气很重,甚至连那股玫瑰花的味道,都快要被掩盖了。
  
  时胤沉吟了片刻,一个揽腰将人横抱到了早已等候在一旁的汽车里。
  
  他轻柔的拍了两下她的小臂,神情有些不自在:“阮鸢,你先松开。”
  
  “不要。”
  
  “听话,一会就到家了。”
  
  “我喜欢抱着你。”阮鸢再一次的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她阖上双眸,温柔的亲吻着他的脖颈。
  
  醉酒后的女人有多磨人,时胤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他紧绷着背脊,垂在两侧的手不禁紧握着拳。
  
  哪怕手背上已经布上了层层青筋,却依旧没舍得将女人推开,像是默许了她所有亲密的动作。
  
  车内的温度逐渐升高了许多,空气里也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男人的衣领不知何时被扯开了,密密麻麻的触碰也从他的脖颈,一路延伸到了锁骨的位置。
  
  就在那只纤细的手,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时候,他连忙握住,哑着声音劝阻:“阮鸢,别这样。”
  
  “哪样?嗯?”阮鸢拉长了尾音,唇瓣若有若无的触碰着他的锁骨。
  
  活脱脱的一个小妖精,勾的男人气息都紊乱了。
  
  时胤未语,他闭着双眸,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着那颗浮躁的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