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偏执大佬宠妻手册 > 191:我哥他,真的恨我吗?

191:我哥他,真的恨我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天再定,章节是错的,)
  
  “对不起......”时胤的眼底划过了一抹歉疚与心疼,手上的动作却放的轻柔无比,生怕弄疼了她。
  
  昨晚的确是他太孟浪了,在女人醉的厉害的情况下,还要了她整整三次。
  
  他也不知怎么的,自从品尝过那种滋味以后,好像就上瘾了,根本就没办法停下来一般。
  
  “不用道歉。”阮鸢笑了笑,覆到男人的耳畔,低语:“昨晚,我很喜欢。”
  
  虽然她迷迷糊糊的,但那种体会却是刻入了灵魂之中,想忘也忘不了。
  
  时胤的耳尖不禁有些发红,他没好气的捏了一把女人的脸颊,但那颗心却是被她塞的满满的。
  
  “还酸不酸?”
  
  “嗯,再右边一点。”
  
  阮鸢舒适的半眯着眼睛,不得不说的是,她都好久没有这般享受过了。
  
  可这揉着揉着,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暧昧的粉红泡泡,也跟着不要命的冒了出来。
  
  一阵云雨之后,已经接近下午两点了。
  
  时胤在整理床铺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那抹艳丽的颜色,他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盯着那处瞧了许久。
  
  “时胤,你好了吗?”女人带着一丝哑意的声音,传入了耳畔。
  
  “嗯,马上。”
  
  时胤快速的拆下床单,如同捧着什么宝贝似得,将它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衣柜底下,珍藏了起来。
  
  他走出卧房的第一件事,便是给了女人一个缱绻缠绵的吻。
  
  唇齿相依的时候,他揽着人的力道,也跟着收紧了许多。
  
  “阮鸢,我会娶你的。”男人郑重的注视着她的双眸,那副模样竟是比在外谈生意时,还要认真几分。
  
  这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让阮鸢的眼眶不由得有些发红,她轻应了一声:“我等你。”
  
  *
  
  从御水湾到公司的路上,两人可谓是腻歪的不行,那十指紧扣的双手,就未有半秒分离过。
  
  直到准备迈进大厅的那刻,阮鸢才有了松手的意思,可奈何男人的力道实在太大,根本就挣脱不了。
  
  “老板,我们要这样进去吗?”她晃了晃两人的手,仰头看向男人,语气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嗯,你不愿意吗?”时胤目露不解的看向她,这难道不是女人最想要的吗?
  
  怎么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又退缩了?
  
  “没有,我只是想确定一下。”阮鸢可是巴不得了,她抛了一个媚眼过去,亲昵的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时胤轻轻的笑了:“那走吧。”
  
  就在两人相携进入专属办公室,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公司里大大小小的微信群,就炸开了锅。
  
  有羡慕的,自然也有鄙夷的。
  
  特别是那群偷偷爱慕着时胤的员工,更是对阮鸢不爽到了极致。
  
  但尽管不爽,也只有掩在心里,毕竟谁也不想得罪这位准老板娘,而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
  
  “老板,外面有一位时小姐找你。”阮鸢走到男人面前,顺便将手中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两人皆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只不过看着对方的眼神,却是怎样也无法同以前一样了。
  
  时胤动了两下唇瓣,正准备说不见的时候,一道干练的身影,便缓缓地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他凝了凝眉:“你来干什么?”
  
  时瑶雨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凳,将手中的包随意的放在桌面上。
  
  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旁边的女人,红唇轻启:“难怪让我再外面等那么久呢,原来是换秘书了。”
  
  时胤在这会儿看到她,明显被影响了心情,连语气也比往常冷了许多:“找我什么事?直说。”
  
  时瑶雨笑了笑,并不在意他的态度。
  
  她看向阮鸢,眼底带着鄙夷,姿态也是高高在上的:“不知道端杯咖啡来?还杵在这做什么?”
  
  阮鸢:“?!”
  
  时胤都不敢这么跟她说话的好吗?
  
  阮鸢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拉开身旁的椅凳坐下,双手环着胸:“想喝不会自己倒?”
  
  这句话,成功的让时瑶雨哽住了。
  
  她看了一眼唇角微勾的男人,憋了满肚子的气,面上却依旧带着笑意:“时胤,你的秘书倒是教的不错。”
  
  身边放这么一个人,倒也不怕引火上身。
  
  “别兜圈子了,我很忙。”还有一堆工作等着处理的时胤,翻开了手中的文件夹,懒得跟她玩文字游戏。
  
  话末,明显能感觉到空气凝固了一瞬。
  
  时瑶雨暗自深吸了口气,尽量忽略身旁人的存在,语气恢复往常:“我听说,时惟对孟家动手了。”
  
  “然后?”
  
  “上次跟你说的事,还是不考虑吗?”
  
  “这两者有关系?”时胤面不改色的继续签着字,连半点儿停顿也无。
  
  “暂时是没关系。”时瑶雨将视线移到了桌前摆放的那一小盆绿植:“但时惟对你的恨,可不比孟菡少。”
  
  她轻笑了一声,眼底掠过了一抹幽暗:“你就不怕,下一个会是你吗?”
  
  不知究竟是哪一句话刺痛了时胤,他握着笔的手,逐渐收紧了许多。
  
  再抬眸时,眼底已恢复了平静:“时小姐,别再白费力气了,哪怕我面临破产,也不会跟你合作。”
  
  他的一句时小姐,是彻底的将两人的关系拉到了对立面,明晃晃的不愿再与她虚以委蛇了。
  
  对方的态度,倒是让时瑶雨意外,先前准备好的话语,也都用不上了。
  
  她压下心底的不甘,不紧不慢的站起了身来,语气揶揄道:“希望你能撑久一点,我可不想太快听见,这家公司被星烨集团收购的消息。”
  
  高跟鞋的声音逐渐远离,阮鸢默了几秒,绕到了男人的面前,缩进了那个温暖的怀抱里。
  
  “时胤,你还好吗?”她仰着头,目露担忧的注视着他的双眸。
  
  先前的对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明明有许多的疑惑,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时胤未语,只是那双环着她腰肢的手,不禁用力了许多。
  
  像是溺水的人,终于找到了那根救命稻草一般,迟迟不愿放开,也不敢放开。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浑身所散发的都是悲伤的气息:“就算他恨我也是应该的,都是应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