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男主画风清奇 > 第42章 ooo

第42章 ooo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注意去上补课啦,所以晚上11点替换,可能会延迟个半小时哦
  
      一弯新月悄悄升起,还有几颗星星发出微弱的光亮。花放来不及欣赏这份公有的风景,寻了网吧匆匆进去。
  
      她还差5个月成人,但这种小网吧是没有人查的,只是环境有些恶劣。
  
      花放捂着鼻子,在靠门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了上去,开机,上,果然看见前些天合作的杂志社负责人发来的样片。样片她是不看的,只关注自己能拿到多少钱,以前她模样算不上出挑,身高也是硬伤,只是玉瓶摔碎之后,她瞧着自己变美了,对模特兼职的薪水也有些心动,又怕自己受骗,找到了对方的杂志社应聘。
  
      负责人连心虽嫌弃她身高不够,到底舍不下这张脸蛋,便同意她兼职了。按次数算,一次大概能拿五六百块钱,时间也不长,花放之前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照着她们的话拿了二百块钱定金,剩下的钱要看销量。
  
      花放虽然不懂行,但是两三个小时就能挣到200块钱已经很满意了,不过还是对剩下的钱有些小小的期待。她看对方在线,便发了条消息过去。
  
      花放:“在么?”
  
      没过多久,对方就回话了。
  
      心心相印:“怎么这么晚才上,没出什么事吧。”
  
      连心是个很会打扮的时尚女性,虽然人有点凶,但花放总觉得她对自己有着淡淡的关心,只是她受到的关心太少,不太理解为什么会对她一个陌生人这么关心。
  
      花放:“没事,店里加了班,掌柜多给我几百块钱。”
  
      心心相印:“行,明天下班你过来吧,把上次的钱给你结了,顺便又给你接了个活,拍汉服的,还送衣服。”
  
      花放:“送什么衣服。”她不在意拍什么,倒对送衣服比较好奇。她只是上个月拿了工资的时候去批发市场买了两三件衣服,女性的本能让她对于新衣服总是有些关注的。
  
      心心相印:“……就知道你关注这个。那是我小姐妹的活,拍个宣传片,只是在我们杂志社借个景,她眼光有些挑剔,不过没事,你长得俊,底子好,穿上肯定让她满意。衣服就是汉服,也让你见识见识咱老祖宗的魅力。”
  
      “明天好好拍,拍完1k块钱呦!”她知道花放只对这个在意,便将自己争取的价格发了过去。其实宣传片早就拍好了,只是又被打了回来,所以她那小姐妹只能重新找人。
  
      花放有些郑重的回了话:“谢谢。”她天性内敛,不善言辞,虽然自觉聪明非凡,本质上却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别人对她的一点好她都是记在心里,有能耐的时候再去报答。
  
      不过对她好的人也不多,花爹是第一个,连心是第二个。
  
      连心一愣,又莫名叹了口气,发送了一个笑脸后,就快速下了线,坐在那儿发呆。其实她不是很善良的人,爸妈都是被百姓称为房地产的吸血鬼,她虽身为女性,却也算不上什么温柔良善之人,只是你在面对花放的眼睛时,你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内疚,罪恶和肮脏感之感。
  
      她第一眼看见花放的眼睛时,她竟无端升起了厌世的心思,仿佛这世间的一切是那么的邪恶肮脏,只有花放一个人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你在红尘中苦苦挣扎无法自拔,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困扰了她一个星期,还是去庙里上香捐了香油钱后,心情才好受了些。
  
      她关上电脑,看着桌上花放的资料,将其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桶。
  
      都是可怜人。
  
      只是谁不可怜呢?连心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拿着睡衣去了卫生间。
  
      花放看她下了线,也没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弟弟花开给她发的消息:“通知书到了,她没看见,在我这里。”
  
      花放:“收好,过段时间我就回去。”
  
      她自小就知道自己不是爸妈的亲生孩子,村边总能听到那些人对她的指指点点。抱养她的时候,花父花母还无法生育只是在抱养她不久,花母怀孕了,于是花放有了个弟弟,叫花开。
  
      家中虽然养育两个孩子有些艰难,花母却念着是花放带来的福气,对她还算可以,花开虽然被养的有些骄纵,心性却不坏。只是花母终究过不惯苦日子,离了婚跟个野男人跑了,没带走花放,也没带走花开。
  
      又过了不久,李氏带着12岁的李裕和花爹结婚了。花放真的从来没有见过比李氏更坏的人了,她不让花放在家住,要把花放赶走和年老的奶奶一起居住,花爹不愿意,那段时间家中总是充斥着大大小小的争吵与打骂。
  
      所以花放搬出去了。
  
      她也知道花放不是亲生的,所以要把花放嫁出去拿了彩礼钱。尽管花放考上了重点大学,李氏也明确表示不会给花放交一分钱,所以花放跑出来挣学费了。
  
      花母走了,花开也视李氏为仇人,开始了你争我夺的日子,脾气倒比以前收敛了些。其实,她没有告诉家里人的是,她见过自己亲生的妈妈,姓白,挺年老的,看上去被生活磨得弯了腰。高二的冬天,第一次见她塞了点钱,第二次过来买了件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