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31 章

第 3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十一章
  
      宝玉听到林阙的话,嘴角就是一抽。有些个难为情。悄悄地拿眼睛看贾母。贾母哪里舍得宝玉这个小可怜样,于是笑着对见到宝玉这样同样疑惑的林家夫妇说道,“你二哥哥每天都要起大早上衙门,宝玉还在长身体呢,起太早对他不好。所以,我便只让宝玉晚上的时候去给他老子请安。”
  
      当然这个晚请安,有的时候,也因为贾母拦着而形同虚设。
  
      林家四口都是人尖子,听到这种话,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不就是宝玉睡懒觉,起不来床嘛。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吗?
  
      就是这规矩也太松散了些。
  
      因为毕竟是后宅,女眷之所。虽然此时林如海已经年过半百,已经少了一些避讳。但是书香门第出来的林如海却在进门以后,一直目不斜视,视线只对着贾母座榻下的榻脚。但是此时却不得不抬头地看了一眼依偎在贾母怀里的宝玉。
  
      这孩子长的不错,刚刚在前面考较他的时候,他也觉得这孩子身上有一股子灵性。可是现在,却觉得这孩子若是不出意外,终身难成大器。
  
      溺爱过重。
  
      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在教养子女上,最忌讳的便是溺爱。本身便没了上进的动力,若是再溺爱,只怕一生碌碌无为都是好的。
  
      便说这早起一事,世家大族无论男女老少每日里必是要在早朝前起床的。男孩要从小适应这种起床的时间,以便将来上朝为官时,不会因为时差的原因而出现萎靡不振的情况。
  
      而姑娘们在出嫁后必然是一家主母,陪着自家的爷们一同起床,或是更早起床的安排膳食以及出行衣物,则是一项重要的责任。
  
      可是这二舅兄家的宝玉,这个年纪若不加紧......
  
      想到自己一身病骨,但是好在皇上怜悯给了爵位。将来传给阙哥,也是一份倚仗。但是回想到一直在前面陪着自己的两位舅兄。林如海有些低落的情绪,却是渐渐恢复了过来。
  
      那两位舅兄又能给子孙留下什么呢?
  
      细细探究起来,恐怕还不如自己呢。
  
      想到之前他背着发妻打听到的关于贾家的一些事情,林如海就想到了那位贾家的四姑娘说的话。
  
      什么事情,只要你去比一比。那你就幸福了。
  
      当然了,惜春说这话的时候,省略了下半句,那就是别跟那些层次太高的人去比。不然,就是给别人送幸福了。
  
      林如海想到自己一直因为辞官而有些抑郁,放不下。现在还不如一个五岁的孩子看得清白。
  
      不过这岳家府上到底是怎么教养的子孙的,能够让一个五岁的不丫头说出这样的话来。
  
      “怎么没有见到那位四姑娘?”想到这里,林如海便小声地问着坐在自已身旁的媳妇。
  
      贾敏被林如海这么一问,下意识地抬头扫向屋内。这一扫,还真的没有发现惜春的踪迹。就连坐椅也像不曾安置过。
  
      “怎么不见四丫头?”
  
      惜春是在贾敏去前面拜见两位兄长的时候,被贾母打发下去的。屋里的人都知道。就连邢王两位夫人也在进屋后,由自已一房的下人告知了。
  
      惜春一向不太讨这些人的欢心,一是嘴太冷,什么话都敢说。二是太任性,那无法无天的性子,一般人是恁不下去的。三是总爱说些大实话,让人下不来台。所以,在惜春不在的时候,大家都能聊的更开心,当然是装逼装的没人拆台罢了。今天也是如此。聊着聊着就忘记了惜春的事情。
  
      这会听到贾敏问,贾母也只是淡淡地回了句,“她还小,嗜睡着呢。”
  
      贾敏一怔,一家三口非常有默契地看向了林阙。
  
      这不是还有比惜春还小一岁的主吗?
  
      林家拜访荣国府,是在一种诡异祥和,处处透着怪异的气氛下圆满结束的。林家姐弟跟着贾敏上了来时的马车后,同时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种不可思议。
  
      在看清对方眼底的情绪后,姐弟俩又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坐在马车里的自家母亲。
  
      因为林如海的身子,所以这一次的出行,林家是准备了两辆低调,却是有爵之人可乘座的马车。来时林如海父子一辆,贾敏母女一辆。
  
      这回程的时候,林阙倒是主动地坐上了自家母亲的这辆马车里。
  
      她们姐弟俩并不是头一回出府见客,在扬州的时候,两人经常陪着贾敏或是林如海出去。也因此在刚刚的谈话中知道贾家的表姐妹竟是连府门都没有出去时,那种惊讶就别提了。
  
      又不是犯人,为什么不出去呢?如果不出去,如何交到手帕蜜友呢。小的不出去,老的也不出去,这日子岂不是越过越窄。
  
      还有姐弟俩都看到了贾宝玉的那块玉,也没觉得好在哪里。为什么会传的天下人尽知的地步呢。总说宝玉有了那块玉,是什么贵不可言。那要是不小心弄丢了呢?
  
      一块玉就能当做命根子,那岂不是成了玉的载体?
  
      姐弟俩在林府,也只不过是听林管家教育下人时说主人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怎么到了这京城就反过来了呢。
  
      难道人不比那死物金贵吗?
  
      林家姐弟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外祖母家的人话里话外,以及行动间都在表示若是玉出了事,表哥也得出事呢?
  
      若那块玉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外祖母家不是更应该将那块玉妥善保管,而非天天让表哥挂在脖子上,招摇过市了呀?
  
      而自小被教育忠君思想的林阙却觉得,如果这玉真的是好东西,为什么不献给当今天子呢?
  
      如果不想献上去,就应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地悄悄地藏起来,以免怀璧其罪,惹来他人的不满和窥视。
  
      林阙想到之前父亲领他看过的林家的藏宝室,心中对于外祖母家就有了些不认同。
  
      林家那些藏宝,听父亲说,就是母亲和姐姐都没有见过呢。一来母亲还有娘家,二来姐姐将来会嫁到别人家。说话做事,难免不会泄露一二。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呃,在林阙看来也就没啥秘密了。
  
      外祖母家的人,都是能人。
  
      还是胆子贼肥,贼肥那种的,
  
      不然,如何能够有恃无恐的这样张扬。
  
      姐弟想不明白外祖家的这些怪事,不过倒是把宝玉丢下一边,去想别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