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36 章

第 3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十六间
  
      就在惜春想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时,秦可卿为她解惑了。
  
      “姑姑身边的刘嬷嬷今年都四十有五了。再过几年,岂不是会出现力不从心的情况。这一回,给姑姑找个年纪轻一些的。也能多侍候姑姑几年。”
  
      秦可卿说的是侍候,而不是教养。因为那两个字,秦可卿故意放慢了说的。所以倒也让几人明白过来了。
  
      惜春听了是这么回事,嘻嘻笑了起来。
  
      原来是给刘嬷嬷做接班人的呀。
  
      “刘嬷嬷对我好,在我身边一直尽心心力。就算是她将来老了,我也要养着她。不让她晚年凄凉的出去。”
  
      贾敏一听这话,倒觉得这孩子是个知道感恩的。对于身边的一个下人,都能如此,心里刚刚模糊的想法,也有了一丝肯定。
  
      贾敏刚想到惜春,便听下人来报说自家儿子过来了。
  
      贾敏一边让他进来,一边不禁好奇儿子怎么过来了?
  
      他不是最不喜欢进内宅的吗?
  
      林阙确实是不喜欢内宅,家里来了女眷时,林阙也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他还记得小的时候,这些人总是掐他脸的事情。
  
      还有就是这些女人一脸的假笑,讨厌死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昨天晚膳的时候,就听父母和姐姐说过今天来访的客人里,就有上次见面的那个荣国府的四姑娘。
  
      想到那个只比自己大一岁的小姑娘,林阙就觉得欢喜。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小时候第一次吃荔枝的感觉。
  
      甜甜的。
  
      林阙的年岁小,辈份却是不小。按理秦可卿也要唤他一声‘林叔叔’。也因此,听到林阙过来,便自炕沿站了起来。
  
      “嗯,蓉哥媳妇不必多礼。”林阙在秦可卿行过礼后,稳稳地来了这么一句,小大人的沉稳样子,特别的有气势。
  
      不到五岁的孩子,竟然有如此家教。秦可卿忍不住拿宝玉来对比。
  
      比了不到一息,秦可卿就觉得,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宝玉...还真的不能跟人比。
  
      “四,姐姐。”
  
      “阙哥儿好。”
  
      看着面前的惜春笑着叫自己阙哥儿,林阙心下满意。
  
      表弟什么的,真心不喜欢。
  
      心满意足的林阙,又来去匆匆地离开了后院,继续回前院陪自家老爹见客去。
  
      贾敏看着小儿利落地离开,又看了一眼,坐在女儿身边说着俏皮话的惜春。摇头笑了笑。
  
      也许这就是缘份吧。
  
      不过这个时候贾敏也才知道,原来儿子喜欢这样的孩子呀。
  
      儿子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便是对亲姐姐黛玉,也是淡淡的样子。尤其是女儿哭起来的时候,儿子那副心烦的样子都快要实质化了。
  
      后来女儿渐渐地不怎么哭了,姐弟间才亲近起来。
  
      四丫头一脸的婴儿肥,笑起来小酒窝甜甜的。尤其是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便是不笑,也是一副笑模样。
  
      这样的孩子又有谁不喜欢呢。
  
      因为算得上是走亲戚,所以态度上都比较亲切。并不像一般拜访,端着摆着的。
  
      不一会儿,几人便有说有话的谈起了京城中时兴的绣样和首饰。
  
      “快别提了,我自来就没穿过这么多的衣服,每天早上起来,感觉都要被衣服压倒了。还有那大毛的衣服,沉甸甸的,虽是暖人的紧,却不耐烦穿它。”
  
      江南的冬天虽然也冷,但还没有到那种必须要穿大毛衣服的地步。可是在京城,不穿大毛衣服,感觉就是不暖和。
  
      而且衣服的料子也比她们在南边的时候厚了许多。光是现在她身上的那条棉裙,就比往年重了一倍还有余。
  
      “京城的冬天一直都可冷了,份例里的碳,跟本不够用。我那里还好,蓉哥媳妇没过门时,焦大总想着到了冬天给我送碳。不然我连被窝都爬不进来呢。”
  
      秦可卿没有嫁过来之前,惜春别看是在贾母的院子里。但是冬天每日的份例碳也少的可怜。
  
      那个时候惜春一般都是让刘嬷嬷抱着去贾母的房里蹭碳火。可是一回到自己房间,那房间也冻人的很。
  
      后来焦大知道了,急急采购了一些银霜碳送进了府。这才没让惜春厚着脸皮一直赖在贾母那里。
  
      因为有赵姨娘从中找补,探春那里也不差什么。唯有迎春,每每冬季便要受些罪。不过还好,迎春的奶娘不在克扣迎春的份例,日子比前几年好过了一些。
  
      “焦大是谁?”
  
      “我们太太给我留下的下人。人可好了,就是爱喝点小酒。喝多了就会唱上两出荒腔荒调的戏。听茜雪说,左邻右舍都去理论了好几回了。我身边的茜雪是焦大的孙女。”
  
      也是这个时候,惜春才明白为什么茜雪是一杯茶撵了出去了。茜雪是焦大的孙女,原著中宝玉跟凤姐去东府做客,更深夜重回府时听到焦大在那里骂着‘爬灰养小叔’的话。本就觉得此人腌脏,然后又被凤姐利眼喝斥,心里就存了气。
  
      赶巧又有了李嬷嬷的事情,一来二去的,便借提发挥迁怒到了茜雪的头上。
  
      至于不至于的,倒也说不清,没看见秦可卿没了,宝玉都吐血了吗?茜雪的爷爷骂了梦中的引导人,茜雪不过是没看住一杯茶,真的值得撵出去吗?
  
      不过早早地离开了宝玉的身边,又焉知是祸非福呢。
  
      ......
  
      黛玉听明白了焦大是谁,对这个问题也不赶兴趣了。不过皱着眉毛想到了刚刚四妹妹的话,有些想不明白。
  
      在她们家,什么好东西不是可着她们用。像是碳这一类的东西,黛玉还真的没有概念。
  
      不过她也知道一般大家族,姑娘和小爷的东西都是有份例的。只是,“份例碳不够用,那外祖母知道吗?”黛玉知道荣国府现在是二舅母管家,有些...疏漏,也在所难免。只是外祖母知不知道呢。
  
      惜春喝了一口热茶,将口中的吃食咽下去,“老太太是什么样的人物,哪有什么不知道的。琏二嫂子就常说,只有她老人家不想知道的,就没有她不能知道的。当然了,我听嬷嬷说,元春大姐姐没进宫前,一个人的份例就是我们三个加一起都不及呢。不过人家是嫡女,我是外面寄养的,所以,没的可比性。林姐姐,你们家的份例够你用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