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51 章

第 5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五十一章
  
      贾母一声令下,赖大家的便起身带着人去搜了。这一转身,别说王夫人眼皮跳了一下,就是一直事不关已的凤姐也不由有些疑惑。
  
      她姑妈不会真的蠢到那个份上吧?
  
      她们王家的女人是爱财,可是也没有爱财到去捞油锅里的金子的地步呀。可是她姑妈若是没有做过,那赖大家的又怎么会是如此神情呢?
  
      反正她是不相信她的亲姑妈,府里的二太太是被冤枉的。
  
      凤姐自从发现猫到别人身后,让别人当枪,比自己冲在前面给别人当枪要轻松得多。王熙凤便是一改往日作风。
  
      而被王熙凤当成枪的人,整个荣国府就只有两人,一是邢夫人,二嘛,便是贾琏。
  
      都说温柔刀,刀刀入骨。
  
      王熙凤用的便是这一招。本就是百变佳人,全副心机都用在贾琏身上,那贾琏早就忘记自家的祖坟朝哪开了。
  
      而邢夫人呢,则是被王熙凤画的那张大饼诱惑的。
  
      邢夫人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爱好,便是孩子和银钱。
  
      在一连几个月,被王熙凤重点攻略下,早就把王熙凤肚子里的孩子当成心肝了。
  
      凤姐可是说了,这孩子出生后,就会交给她来教养。
  
      凤姐也说了,她是孩子的亲祖母,将来孩子一定会孝顺她的。
  
      ......
  
      现在的邢氏和贾琏一样,那真的是凤姐指哪打哪。
  
      这会子没有看到王熙凤吱声,有些疑惑地看过去,当看到王熙凤脸色不太好时,连忙问道,“琏儿媳妇,可是哪里不舒服?肚子不舒服?还是哪里?”
  
      众人听到邢氏的咋乎声,都向凤姐看去。
  
      凤姐的脸色,确实是不好。
  
      自从怀孕后,凤姐便听了秦可卿身边嬷嬷的话,进行了一系列的保养。不抹胭脂水粉便是一项。
  
      不过人年轻,再加上这一阵子保养得好,气色看起来倒还不错。哪里想到今天事情这么多,凤姐挺着八个多月的肚子自然是有些劳累站不住了。
  
      凤姐是知道秦可卿身份的,要不然她也不会真的瞧得上一个养生堂抱养来的弃婴了。
  
      正是因为知道秦可卿的身份,所以秦可卿如何安胎,她便如何安胎。就这样,凤姐还总怕怠慢了腹中的这块肉,在秦可卿身边又多了两个嬷嬷后,又生生借了一个过来。
  
      唱念做打,说的是比唱的还好听。秦可卿哪里受得住王熙凤这样,本就不缺身边侍候的人,这会便是顾着往日情份,也不会求到眼前却不借她的道理。
  
      自从有了这个嬷嬷,便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平儿都要靠后了。谁让平儿平日抹的胭脂膏子那气味对着孩子不好呢。
  
      凤姐看到今天这样,想了想,虚弱地朝邢夫人笑道,“我还好,就是肚子有些疼。”说完,还用一只手捂了捂肚子。
  
      凤姐那是人精子,今天这个局势,眼看着大房二房都牵连在里面的了。大房是门匾和爵位。二房则是私盗老太太私房以及...包揽诉讼。
  
      虽然薛家也是自已的姑妈家,被人说出这样的事情,她面子上也不好看。但是凤姐却是知道亲不亲,也得看走动。小姑妈对自己可没有多好,自已也不用替她害臊。
  
      爵位与牌匾已经成了定局,老太太就算是再生气也无济于事。至于二太太那里的私房和印章,无论怎么样,老太太都不会大动干戈的。毕竟二房再不能出什么事了,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名正言顺的荣国府二老爷了。
  
      想到印章,凤姐眼睛一眯,她觉得她回头是应该是贾琏去吏部报个备,他们家以后都要用琏儿的三等将军印章,至于公爹的一等将军印章,就说...早就丢了。
  
      至少有十来年找不到了。
  
      至于为什么折子上还会有印章,那就只能是早早就写好未递上去的折子。
  
      你问是什么时候写好的?
  
      先婆婆去逝前就写好了的。
  
      王熙凤实在害怕二房拿着公爹的印章做了什么不肖之事,到时再连累了她们一房。
  
      王熙凤一副‘我好难受,我好虚弱’的样子,贾母就是再生气也不能再留下她,于是挥了挥手,让王熙凤先退下了。
  
      投桃抱李,王熙凤直接让邢夫人扶着她,两人一起走了。
  
      到了门外,王熙凤才小声地对邢夫人说道,“太太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免得老太太发起火了,再烧到您身上。”
  
      邢夫人自来就不讨贾母喜欢,自然是最怕贾母发火的人。听到王熙凤如此说,特别感激的笑了笑。
  
      “凤哥儿,我听那嬷嬷说,现在的孩子都已经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了。今天琏儿有事,一会儿我给你念三字经去。我念得比琏儿好,保准不会再把你念睡着。”
  
      王熙凤:“......”甭管是谁念了,只要看到有人拿着本书,在她面前唱天书,她两只眼皮就没有不打架的时候。
  
      儿子呀,你将来可一定要是个状元之才,不然你娘这罪是白受了。
  
      ......
  
      惜春走了,但杨嬷嬷却来了。
  
      王熙凤和邢夫人走了,但是贾琏父子却还在当场。
  
      因为在惜春离开没多久,贾母就已经让李纨带着宝玉和探春迎春退了出去。所以此时屋子中,就只有贾政夫妇,贾赦父子,以及中间坐着的老太太和鸳鸯了。
  
      “老爷,您既然什么也没做,咱们为啥要跪着呀?”双腿跪得有点发麻的贾琏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家老爹为啥说跪就跪了。
  
      贾赦那老胳膊老腿早就跪不住了,听到儿子这么说,好像真的是自己在犯蠢,于是有些犹豫地说道,“...要不,咱爷俩起来?”
  
      贾琏一听这话,连忙站起来,又将自家老爹扶了起来。
  
      贾赦从来都只在酒.色上起劲。其他地方,还真的是太难为他了。起来后身体直打晃。
  
      “唉,老了。”
  
      因为贾母正在闭目养神,等着赖大家的搜出结果来,所以对于贾赦父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没有办法让挂上的门匾在传旨太监离开后,重新更换。她也没有能力让皇帝收回成命。现在虽然她还想着让两房平衡,可是却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使劲地打压大房了。
  
      这不再是她和她男人的府邸,也不是她儿子的府邸,是一直不得她喜欢的孙子的府邸。贾母只要想到她的那些老姐妹知道了她们贾家的事情,她这脸上就臊的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