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52 章

第 5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五十二章
  
      关于周瑞女婿是个古董商的事情,府里府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嫁女嫁成这样,周瑞一家也是让人羡慕滴。
  
      当然有羡慕就会有嫉妒。赖家虽然不至于嫉妒,但是看不得别人好,那是一定的。
  
      再加上他们告了二太太这么大一个状,自然是要在此时全力剪除二太太的爪牙。这才能彻底的打倒二太太,只要二太太不得翻身,那么他们家就仍是荣国府的大忠臣。
  
      现在赖大家的提起来,那真的是有连窝端的想法。毕竟二太太管家这么多年,手上也不干净,多件销赃的物件都是周瑞俩口子去办的。
  
      而办来办去,便办出了一家小小的古董店。
  
      现在去那店里,再一搜一查,保管还能弄出点名堂来,到时候二太太的罪名可就做实了。
  
      黑锅有人背,他们赖家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儿子的安全一直是他们家所有人关心的,每次他们家弄到了点钱,儿子那里就会来消息,消息的内容无疑就是那件事,一是报平安,二便是再要钱了。
  
      现在惜春让人去要钱时,理由已经换成了——生活费。
  
      赖尚荣编筐的那点薪水,实在是不够负担他全部的生活费,养这么一个大活人,开销再少,那也是有滴。
  
      惜春一直都知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这个道理,又明白羊毛出在羊身上,因此是非常无耻地将勒索变成了寄宿费用。
  
      惜春不但无耻,她还脸皮厚成了长城拐角的地步,她自诩她的那个关押赖尚荣的地方是个——职业技术学校,赖尚荣是念了寄宿技校,学了编筐的本领,那家里交点学校,寄宿伙食费,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应该是不会有人反对的吧?
  
      反正就算是有人反对这种说法,惜春也是听不见的。
  
      当然惜春的恶作剧也明显了给赖家一个更贪婪的理由和让无辜的二太太被坑的偶然。
  
      ......
  
      贾母看着此时还在懵逼的王夫人,眼中跟淬了毒似的。装得跟真的似的。真以为这样自己就会真的以为她是冤枉的吗?“让赖大带着人去那家店里找找,若是真的找出了咱们家的东西,就直接报官吧。”
  
      “老奴记下了。”赖大家的行礼后便转身出去了。
  
      这事让她家那口子去办,绝对的‘万无一失’。
  
      王夫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哑口无言的时候,她以为她可以一直从容下去。她一直都是骄傲的,因为她的出身,以及她的嫁妆。当然还有她所出的那三个个个来历不凡的孩子。
  
      老太太的私房,说她不动心,那绝对是假话。可是就算是再动心,她也不敢打老太太的主意,尤其是现在,她不敢打。
  
      更重要的是老太太那么疼爱宝玉,什么好东西都要给宝玉留着,既然是这样,那老太太的私房将来便都是宝玉的,她现在又何苦搬来搬去。
  
      她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库房会出现老太太的东西?
  
      栽赃,陷害?可谁又有那么大的本事呢?
  
      大老爷?
  
      不,她不相信他还有那个本事。
  
      凤哥儿?
  
      不,她现在足不出户的养胎中,又怎么可能呢?
  
      “老太太,媳妇冤枉呀。这样的事情,再不是媳妇做的。还请老太太明查?这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我的。老太太。”
  
      “栽赃陷害你的?那他怎么不陷害别人?都已经人赃并货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要是只会说冤枉二字,那便少张口了。”
  
      王夫人压下狂跳的心脏,稳了稳心神。“老太太容禀,且不说我自己的嫁妆还有多少,媳妇又能花去多少,将来所余皆是宝玉所得。老太太疼宝玉跟心肝似的,将来您的私房宝玉必是要占大头的。在媳妇眼里,这些都是宝玉的东西,媳妇又何必这样的丑事?”
  
      贾母一听,虽然觉得牵强,但是好像还真的有些个道理。只是若不是老二媳妇偷的,那东西又为什么会在她那里?
  
      “老太太,琏儿他娘的嫁妆,是不是在二太太那里保管着?出了这样的事儿,儿子觉得回头还是将东西取了出来给琏儿吧。毕竟他也成亲这么多年了,眼瞅着都要当爹的人了。给了他,也省得她娘在九泉之下老是惦记。
  
      再一个,儿子记得琏儿成亲时,二太太就变卖过金陵的主产,您看,要不要把公中的帐里盘一盘。这二太太管家几十年,公中的钥匙可一直是二太太把着呢。”
  
      贾赦难得精明一把,可是二太太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咯噔。这要是真的盘查公中库房,她这回就真的再不用翻身了。
  
      还有贾琏亲娘的嫁妆,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还剩下什么?
  
      王夫人知道此时不能明着说公库的问题,所以便将话题转向了他处。“老太太,媳妇真的冤枉呀。这周瑞的女婿并不是咱们家的下人,若是闹了开来,府里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老太太,不如将二太太的贴身下人传来,也许她能知道点什么呢?”赖大关心此事,所以早早地就站在门口,屋中老太太的吩咐,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待赖大家的出来,老俩口对视一眼后,便一个往外走,一个往内去。
  
      所以,刚一进来便听见了二太太的话,想也没想地就出了这么个主意。
  
      贾母一听,也觉得是理。不然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
  
      少时,金钏便被领了进来。
  
      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库房那些不在帐上的东西,竟然是老太太丢失的私房。
  
      金钏自然没有自作主张的说什么,‘不是太太做的,都是奴婢一人所为’这样的蠢话。
  
      她只是一五一十地将她接手二太太私库的事情说了出来。
  
      贾母听了,也对之前那个王夫人身边的丫头有些个印象,于是又问那丫头今何在?
  
      王夫人听了一咬牙,对于眼前的情况已经不敢再有什么的指望了。
  
      “那丫头过完年便出府嫁人了。”
  
      哼,那可真巧,“所嫁何人?”
  
      王夫人闭上眼,有气无力地回道,“...听说是在南边开粮铺的。”具体嫁到了哪里,王夫人还真的没关心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