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64 章

第 6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四章
  
      探春一直不喜欢赵姨娘,哪怕那是她的亲生母亲。现在赵姨娘又做了这样丢人的事情,探春都觉得脸上无光。
  
      听到王夫人问她如何处置,探春语气非常不好的地回了句,“国有国法,家有家归。还请太太按规矩处置。”
  
      黄鼠狼给鸡拜年,啥时候都没有安过好心地,所以王夫人一脸为难地看着探春,口中满满的顾忌和疼惜。
  
      “赵姨娘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她既然不承认,也许真的不是她做的呢。咱们总不能冤枉了好人,再伤了你的体面。我的儿呀,我是真的恨不得你投到我的肚子里,这样咱们娘俩也不用投鼠忌器了。”
  
      说的那真是比唱的好听,贾母在时总觉得二儿媳妇笨嘴拙腮,若是看到她这副唱作俱佳的样子,一定会惊喜的再活过来吧。
  
      “太太,太太对我的好,我心里明白。是我自己没有福气。”每当午夜梦回,探春都希望自己是太太的亲生女儿。
  
      不是嫡出,一直是探春心中的痛。
  
      半晌,王夫人又拍着探春的手,信任地说道,“别的东西倒还罢了,只是丢的东西里,有一件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极要紧的东西。我本想要亲自审问赵姨娘一番,可是,”顿了顿,看了一眼探春,好像她不亲自审问是顾忌探春一般。
  
      “若是让其他下人审问,赵姨娘毕竟是为了府里生了一哥儿一姐儿的半个主子,那就太伤她的颜面了。所以我的儿,太太想要让你问帮着问一问,那件东西,她到底是放在哪了?”
  
      探春一听这话,还有什么好说的。她一直想要的便是被重视,被王夫人当成亲生的对待。
  
      前者,她已经开始管家了。而后者,也正在慢慢向她靠拢。
  
      “太太放心,我一定会问出那些东西的下落的。”
  
      哼,赵姨娘也真是糊涂了。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想过她和环儿?现在正是她补救的时候。
  
      “那些东西有什么打紧的,我本也不在意。只是那一件,却是极为要紧的,它是我母亲留给我,本来是想要留你给大姐姐的,不过你大姐姐进了宫,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了,便想着留给你。哪里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又都说了两句,探春就领了上方宝剑去了赵姨娘的房间。
  
      噢,因为梨香院过于狭小,所以虽然赵姨娘犯了事,但也只能关在自己的房间里。
  
      看着探春像是一只得了肉骨头的小狗忘乎所以地离开了。王夫人这才叫了金钏上前来。
  
      “我问你,库房的东西,你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查看的?”
  
      此时早就缓过神来的金钏,发挥了她豪门大丫头的心理素质,上前两步,跪下磕头,“回太太的话,私库一般都是一年一清查的。不过今年又多了一次。就是咱们搬到梨香院的第二天,奴婢亲自去检查过。怕的便是搬过来的时候,那些个婆子手上没个轻重,再磕碰了哪里。”
  
      金钏有些懒散,不过能成为王夫人的大丫头,心机手段也都不少。虽然干活的时候,并不上心。但是如何侍候主子,却有一番心得。
  
      “嗯,继续。”
  
      “是。当时洽逢老太太刚刚过逝,能用的人手不足,奴婢便让玉钏跟着太太,而奴婢带着咱们院里的小丫头一边检查,一边规整。当时赵姨娘身边的小雀还眼红太太嫁妆呢。不过奴婢做到一半的时候,赖大娘过来了。非要进库房看一圈,奴婢等人拦不住...幸好也只是看了圈便走了......”
  
      金钏非常的聪明,她说的时间也正好是王夫人不在院里的时间。那几天她身上不舒服,所以才借故没有陪着王夫人去前院守灵。
  
      在时间上,便有了空隙。
  
      时间上说完了,又说到了人证。赵姨娘身边的小丫头早就被打发走了。而赖大一家也是在宝二爷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便赎身出府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宝玉被放回来的当天,跟他关在一个地方另一处房间的赖尚荣也被放了出来。
  
      赖家人见此,连忙收拾了东西,早早托身离开了贾家。
  
      所以这个时候,就算是金钏满嘴跑火车也不会有人出来反驳了。
  
      王夫人听了,皱眉不语。
  
      这事情太蹊跷了。
  
      金钏一家都在她手里攥着。应该不敢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可是那么多的东西,怎么就会突然不见了呢?
  
      库房就在她的院子里,空间小了,院子也小了。往来都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别说是赵姨娘了,就算是她自己想要把库房里的东西悄没声息的换了,都是不可能的。
  
      当年老太太的东西,同样也是无知无觉得到了她的库房。怎么现在她的东西又会这样无缘无故的被换掉了呢。
  
      这府里,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当年薛家刚进京的时候,便出了那样的事情,当时你可有发现什么?”
  
      金钏一怔,但是又连忙正色地低头回想,半晌,一脸愧疚地冲王夫人摇摇头。
  
      “...可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金钏假作思考,半晌失望地说道,“奴婢实在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私库的钥匙,奴婢一直带在身上,便是晚上睡觉,也会放在枕头底下压着。就算是奴婢一时没有管住钥匙,可是那私库正对着正房。白天黑夜,咱们院里都不曾少了值班的婆子。
  
      人来人往地,如何能看不见?更何况太太的私库,能进去的也没有几人了。不相干的人进去更是打眼。......若是单单只是偷东西,倒也罢了。可是那砖头却又是怎么带进去的呢?”
  
      金钏隐隐有种感觉,也许太太的私房早几年就已经被人套跑了。可是这种想法,她却不敢说出来。于是只能当做一无所知的忽悠太太,忽悠自己。
  
      要是让太太知道她懈怠差事,出了这样的纰漏,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放过妹妹和爹娘的。
  
      最好的谎话,便是先骗过自己。这一点,在有生命威胁的前提下,金钏就做得很好。
  
      “你先起来吧。”
  
      “是。”
  
      “人是贱皮贱肉,不惩戒一番如何肯说实话。你去看看三丫头那里审得如何了?若是赵姨娘实是不招......”
  
      言下未尽之语,跟了王夫人多年的金钏又如何能不知道。会意地点了点头,金钏便躬身出去了。
  
      走出王夫人的房间,金钏回头望了一眼藏青色绣着吉祥回字纹的门帘,心中越发坚定了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真相。
  
      虽然让赵姨娘背了黑锅,她有些于心不忍。可是想到妹妹和爹娘,心就又硬了起来。
  
      早知道自己没有那三两三,当初就不挣这私库钥匙了。
  
      梨香院,赵姨娘房间。
  
      “姑娘好歹也是我十月怀胎化了血肉生出来的,别人污蔑我,也就罢了,难道连姑娘也不相信我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