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67 章

第 6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七章
  
      宝玉以着非正常人的速度和角度,将挂在房里墙壁上,尚未开封只是摆设的长剑一把自墙上拽了下来。挥出剑鞘,左一剑,右一剑,便向探春与晴雯这边奔来。
  
      宝玉如此情形,探春并两个丫头都吓慌了神,除了尖叫再无其他应对。屋外的丫头们一听屋中形容不对,连忙跑进来查看,哪知道正好看见宝玉眼睛瞪得老大,那眼珠子都似要瞪出来一般。
  
      宝玉屋中的丫头,哪个不是娇花一般的养大,何时见过宝玉这个样子。当即就有吓哭的。
  
      探春吓得颤抖不已,可是屋中只她一人可拿主意,平时厉害得什么似的晴雯,此时早就吓缩了骨了。
  
      “快,快来人,抢下宝玉手中的剑,切不可让他伤了自己。”探春看到有院中的粗使婆子过来,连忙将人叫住去夺剑。
  
      见风使舵,贪财好赌,贪生怕死,本就是贾家所有下人的通病,听到探春吩咐她们去抢宝玉的剑,当即便有几个往后退的。
  
      谁的命,谁上心。这要是被发疯的宝玉砍死了,她们找谁说理去。
  
      探春这个时候,是支不动这些下人的。最后无法,只得让一直扶着自己的侍书去请王夫人过来主持大局。
  
      不过她刚吩咐了侍书,得到消息的王夫人就三步并两步地赶了过来。
  
      她如今就只剩下宝玉这一个儿子了,若再有个三长两短,让她将来指望谁去呢。
  
      王夫人一出手,众人就是再不想上前,也只能咬牙冲了。这个时候不上前,那等着秋后算总帐吧。
  
      众婆子如恶狼仆羊似地,冲了上去。宝玉犹要反抗,却不知被哪个婆子一把按住腰,死劲地向下拉。然后其他的婆子七手八脚冲上去,抱腰的抱腰,抱腿的抱腿,还有抱着脚,抱着胳膊的。一时宝玉□□无术,很快让人治服了。
  
      抢下了剑,宝玉仍在挣扎。王夫人见了,心疼的眼泪汪汪。直命人拿最软的料子将宝玉包住,抬上床上去。
  
      “来人,快去请太医。”王夫人心疼地一边叫一边对着其他人吩咐。
  
      探春这时见王夫人来了,倒也有了主心骨。连忙上前扶住王夫人,“太太,咱们家还没出孝,不如请琏二嫂子帮忙,拿着他们府上的名帖将太医请来,更好呢?”她们二房没出孝,大房难道就出孝了,不过是大房有爵位更好请太医罢了。
  
      探春的话,说得王夫人一怔。是呀,他们家老爷丁忧了,再不是什么京官了。她大年初一的大女儿,此时也被迫出家了。
  
      她们整个二房,现在是要人没人,要钱没钱。
  
      曾几何时,她王家嫡女会想到要过这样的日子呢。
  
      “我的儿,你二哥哥这里离不开人。去凤丫头那里取名帖的事情,你且去吧。”也不知道凤丫头到底是多狠的心,自分家后,便再也不曾给她这个亲姑妈请过安。言语间,隐隐有些敌意,这让本就心虚的王夫人更不愿意往她身边凑了。
  
      毕竟他们二房现在是谁都惹不起。
  
      “太太放心,便是用求的,我也会为二哥哥将太医求来。”探春觉得这个时候,是她表忠心的时候,于是啥也不说,立下军令状便提裙出去了。
  
      探春只以为宝玉发了什么怪病,却根本不记得也许这里还会有她的原因在。不过就算是想到了,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就是提了两句胭脂水粉,往常也不是没有说过,怎么以前没事,现在就有了事?
  
      可是探春却忘记了,往常没有事,那是因为宝玉没发疯。现在宝玉发疯的时候,可正是和她说着话,没事也是事。这个时候不留下来给自己辩解一二,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少时,宝玉被人整个包在一匹布里,像个大涌一直在扭来扭去。
  
      脸上也是扭曲的,平时一直圆润可爱的发福脸,现在也扭曲出了一个新的高度。
  
      眼神凶狠地看着站在床边的王夫人,晴雯和一干下人,嘴里又发出那种野兽的叫声。
  
      “我好好的哥儿交到你们手上,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晴雯你说,宝玉是怎么成了这样?”
  
      晴雯哆嗦了一下,连忙跪在地上,一五一十地将刚刚宝玉和探春的话学了一遍,末了,又说道,“许是二爷失踪的那段日子受到了什么惊吓,刚刚三姑娘说话时,让二爷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也未可知呢。”
  
      王夫人听到这里,眼睛微眯,恨不得生撕了探春。
  
      晴雯祸水东引,不过是下意识的趋吉避凶。但她却不知道一个可以对生母恶言相向,又对生母受刑无动于衷的庶出女,又怎么可能会给嫡母留下好印象呢。
  
      王夫人对于探春,是既防且拉的。她手中需要一杆冲在前面的枪,但她也要防着这个不是她所出的狠心庶出女。她给探春找了事做,其实根本原因就是不想让她和宝玉多接触。
  
      她的宝玉是多么的天真,善良又孝顺。她可不想让这个有心机的庶出女对他做出不好的影响。
  
      可是她也知道因为宝玉,她不能在明面上禁止两兄妹来往,于是在探春主动靠过来的时候,给了她协助管家的权力。
  
      有了管家的事情牵扯精力,她就不相信很有‘上进心’的三丫头还有时间来影响她的宝玉。
  
      只是千防万防,日防夜防,她的宝玉还是受了罪。
  
      果然是赵姨娘生的种,专会下软刀子。她好好的一个哥儿,竟然让这些下.贱胚子算计。
  
      此时心急如焚的探春快步走向自二房搬到梨香院,大房那边就彻的那道门,看门的婆子看是探春,也没当回事。只叫等着,她们去回二.奶奶。
  
      “你这个婆子,好没道理。没见我们姑娘要过去吗?”侍书是探春的大丫头,本来就有些副小姐脾气,小气势。自探春协助管家后更甚。
  
      “这位姑娘,这话才叫没道理呢。你们是哪家的姑娘,不过是亲戚家的姑娘罢了。过了这道门,便是我们三等将军府,去亲戚家,怎么不能让下人去通报了?”
  
      说完也不理脸色涨了通红的探春主仆,呸了一口,就转身慢悠悠地向正院正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