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69 章

第 6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九章
  
      袭人一直在努力积极的准备怀个孩子,可是先有家孝,再有国孝。这生孩子的事情就被迫搁浅了。
  
      不过没有孩子,袭人就更加的巴着贾政,因为她知道她不能连宠爱也没了。
  
      其实在袭人那核桃大的脑容量里,是没有什么国孝家孝的,别说她了,一般贾家的下人,都是没有这概念的。但是贾政这个自以为的读书人,却是一定会守着他那仅剩不多的礼仪规矩。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为了出孝后补官没有纰漏而做的面子工程。
  
      ......
  
      这一天,送走了多少的大夫,就连城外的几座出名的寺庙都请了得道高僧过来解厄,哪里想到宝玉的情况仍然不见好转。现在贾政竟然打发走了最后一位大夫,而还没有再继续想办法的征兆,王夫人如何能不恐惧。
  
      这是要让她儿子自生自灭的节凑呀。
  
      “唉,这孽帐。若是老天真的不留,又能如何。左右他也不是个争气的,所幸就当没生养过他。”贾政看着在床上挣扎不休,一脸狼拧的宝玉,再看看这屋子精致奢华的摆设,满屋子的丫头下人,心中对宝玉的不满又多了几分。
  
      没事竟学些精致的淘气,让家中父母脸上无光,这也就罢了。如今却为了他,还要如此劳师众众,岂不是大不孝。
  
      这个儿子生来就是讨债的。
  
      “老爷,若是珠儿还在,就算是十个宝玉,我也不心疼。可是你我夫妻就只剩这一个了。老爷,求您看在我们夫妻几十年的份上,看在去了的老太太的面上,再想想办法吧。我的宝玉呀,我的宝玉。”
  
      “唉,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你让我上哪想办法?”那也是他的儿子,难道他就不心疼。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青年丧父,中午丧子,晚年再丧子了。
  
      仔细一起,贾政立马悲从心来。
  
      这三样,他忒么倒霉了,竟是全摊上了。
  
      与梨香院同于一府的贾家大房,在王熙凤回去后,也都得了消息。
  
      邢氏第一个反应便是宝玉这毛病过不过人?她的两个宝贝疙瘩可不能有一点闪失。
  
      至于贾赦父子,自己亲生的都不一定关心了,又怎么会在意别人家的儿子。
  
      贾赦对于宝玉独得老太太欢心,早就不满于心。可碍于老太太,贾赦就是再不喜欢也会照看着他,但现在?他谁呀他?
  
      在他看来,若不是宝玉的出生,让老太太心中的天平一面倒,他们大房也不会被二房压了这么多年。
  
      而他也不会被人叫了那么多年的大老爷了。
  
      为啥他是大老爷,而老二那个假正经的却是老爷?
  
      哼,这些没眼力的下人,分家的时候,他都示意琏二家的打包给了二房。
  
      所以,此时听到了宝玉得了怪病,贾赦是一点也不关心。仍是做他的宅男,他喝的小花酒。
  
      而贾琏呢,他的嫉妒心比他爹还要强烈。
  
      他心里对于二房其实早就看不惯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亲娘早的死,亲爹不管不顾,他只能靠着二房和老太太那点微薄和疼爱,才能顺利长到现在,娶媳妇生儿子。
  
      当初有贾珠时,贾琏就不得宠,后来贾珠没了,又来了贾宝玉,他就没有得过老太太的宠。当然也不能这么说,指缝里倒也漏出了一些。
  
      说句实在话,若他不是大房的长子嫡孙,那在老太太那里的待遇,估计和二姑娘迎春也差不了多少。
  
      现在看到从小就是全府凤凰蛋的宝玉生病了,遭罪了,如何能不高兴。心中暗戳戳的小人,都在盼着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多折腾折腾宝玉呢。
  
      虽然还有一些小担心,但是太医都没看出来有什么病,整个大房那是立马就将心都放在了肚子里。
  
      该吃吃,该喝喝。
  
      “来人呀,去给老爷传话给那边的政老爷,就说,儿子是他生的,又不是买东西送的添头,既然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就别折腾孩子了,瞧把宝玉吓得。真要出了什么事,有他后悔的。”
  
      得了,贾赦是把宝玉如此,全都怪在了贾政的头上。反正是不是有什么要紧,在这种时候,还能气一气贾政,贾赦表示非常开心。
  
      且不说贾政那里得了贾赦的传话,气得脸如猪肝色。只说这一夜,整个梨香院就没一个人能消停了。
  
      贾兰虽然回了房间,却仍然担心留在宝玉房间里的母亲。贾环一边担心事情会不会穿帮,一边担心刚刚又被探春数落的赵姨娘会不会积郁成疾。
  
      而王夫人和贾政这对两口子,自然是一直守在宝玉的房里,寸步不离。
  
      而探春则是在那一巴掌之后,又重新管起了家。
  
      她不能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权利。
  
      ......
  
      第二天卯时三刻,林府。
  
      “姑妈,姑妈,有好戏看了,有好戏看了。”惜春一大早都顾不上梳洗,便小跑着奔向正房贾敏的房子。
  
      贾敏此时,正在给她的心爱宠物狗小豆丁梳毛,看到惜春这样风风火火的跑来,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瞧你,这是什么样子?规矩都学到哪去了?这要是让你嬷嬷看见了,还不知道又要说你什么好呢?墙角的地砖都被让磨薄了一层,怎么还不长记性呢。”
  
      刘嬷嬷对于惜春,真的是一点折都没有。最后无论想出了什么惩戒的办法,也不过是罚罚站。
  
      通常惜春被罚的地方便是贾敏房间的最里角。
  
      惜春站在那里,面朝墙角。而刘嬷嬷则带着人去里屋故意说些个惜春喜欢的典故,声音透过薄薄的门帘,隐隐约约的,那叫一个让人着急呀,弄得惜春是抓心挠肝的。
  
      “哎呀,我的好姑妈,便是嬷嬷要罚,也要等咱们回来了再说吧。您快点,咱们出府去,快点,快点。”
  
      “你这孩子,你还没说什么事呢?这火上房似的着什么急呀。你看看你,这样子是能出门的吗?”贾敏至少都把自己收拾利索了,可是她看惜春的那个样子,才有的磨呢。
  
      “姑妈,宝玉摆了台子唱大戏呢,听说可有意思了。我们快去看看吧?”
  
      “啥?”贾敏怀疑地看着满脸兴奋的侄女,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她说错了?
  
      惜春看到贾敏一脸懵逼的神情,然后又看了一眼满屋子的下人都把她当西洋景看的视线,这才明白自己刚刚真的是太心急了。
  
      “姑妈,你听我说。昨天宝玉跟着三丫头说自己做得胭脂多好多好,谁知道说着说着,人就疯了。一蹦三尺高,拿着屋里辟邪的剑,是东一下,西一下,见人就砍。把所有人都吓坏了。不过,您猜,太医来了,是怎么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