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73 章

第 7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十三章
  
      太后的身份,是美化后进的东宫。可是秦可卿亲生母亲的身份却根本没有办法再美化。
  
      秦可卿的身份人人皆知,可是却不能摆在台面上。
  
      ...因为那身份实在是太上不得台面了。
  
      在这个时代,众所周知,不是母以子贵,就是子以母贵。
  
      前者还要等,要熬,就像现在的太后。而后者却是需要一定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花魁出身的母亲,永远是秦可卿身份上的硬伤,也是其亡母不被世人接受的根本原因。
  
      只是这些人也不想想,难道是那些人想要干这个行当的?难道是她们哭着求着一定要卖肉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嫌人家身份低,当初你别脱裤子呀!人家干这一行的,至少还收了费。那些大家爷们,还不是花钱给人那啥的。
  
      死了除了陪葬品多一些,墓地好一些外,又比谁高贵到哪里去了?
  
      ......
  
      这些事情再怎么样,在这个时代,也只能妥协这不公平的现实,当然,这在现代也一样。所以总的来说,无论秦可卿享受多高的待遇,身份上又如何尊贵,在正式场合见到水晏的那些同父异母,不被水晏放在心上的姐妹,秦可卿照样还是要行礼弯腰的。
  
      若太后和皇帝真的将秦可卿认回皇家,对于秦可卿来说,绝对的是祸非福。
  
      ...最重要的是三人心里都明白,这件事情一但弄开来,朝中各部也不会同意的,就是宗室也不会让秦可卿认祖归宗。
  
      三人心知肚明,所以也从来不在那上面多做纠缠。毕竟他们三人都明白,真的实惠,才是实惠。那些虚的,就让那些人去争吧。
  
      “等哀家去了,就让我们姐妹长久地住在一起。”当初秦可卿的母亲去逝时,因为她的身份,名份问题一直解决不了,所以就一直将棺木寄放在城外的寺院里。
  
      后来水晏登基,太后搬进慈宁宫的第一道懿旨就是将秦可卿母亲的棺木送到了皇家寺庙里。
  
      她要让那些曾经对她和姐姐不屑一顾的方外之人,日日夜夜为自己的姐姐诵经念佛。
  
      当初是她傻,她以为就算是皇家寺院,那也是方外之人,却没有想到当她巴巴地捧着攒了一年的月钱,送到皇家寺院时,那些人的嘴脸,她至今还记得。
  
      不配?哼,一群吃着皇家用着皇家的人,凭什么说她没资格,说她姐姐不配。这回好了,她就天天让那些人给自己的姐姐念经打坐,每月拿着全寺上下手抄的经书来换取下个月的供应。
  
      这件事情,秦可卿一早就听说了,也曾在难过的时候跟惜春说了。惜春没心没肺地只想到了西游记里唐僧没上礼,而取到假经书的事情。
  
      “佛祖当初还要过饭,明.太.祖还当过和尚呢,谁的出生比谁高?当初明.太.祖还敢在佛像上写下充军发配三千里的话,这事做得漂亮,太后娘娘,威武霸气。
  
      女人在家不能靠父母,自然是要靠自己了。你瞧,肚子争气不是也一样吗?当今太后也是一例成功典范。至于你母亲,其实也不错呀,你就想想,她一个人就战败了东宫多少名门闺秀?
  
      你看看,你长得多好看,多俊俏。都说女肖母,所以呀,就算不看内涵,咱只要用肤浅的外美都能让别人羡慕嫉妒恨,所以身后事什么的,总免不了让那些被她压过的人,发挥一下酸倒牙的心理,这也有利于内分泌和消化不是。......”
  
      惜春的话,在秦可卿看来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不过在一顿胡说打屁之后,秦可卿也就放下了。
  
      “姨母,你千秋正好,何必说这样的话,让我和皇上心疼呢。”
  
      “是呀,姐姐说的对。母后,咱们现在的日子好了,您就应该向前看,何必想那些呢。”
  
      此时听到太后又提起自已亡母,心里虽然难过,倒也能打起精神劝慰太后。水晏见到母亲提起这么不吉利的事情,也忙着配和秦可卿说些喜庆,吉祥的话来。
  
      当然,秦可卿说得最多的,还是惜春从小到大的糗事。这让太后在出了贾母的孝后的第一时间就将惜春招进了宫。
  
      ......
  
      运河之上,数艘帆船在行驶着。其中一条看起来便非常厚重的官船上,龄官因为晕船吐得七死八不活。
  
      “姑娘,喝药了。”小丫头小心地端着一碗岸上大夫开的药,递到龄官手中。
  
      “拿走吧,喝这劳什子又有什么用。半点效用皆无,何必作贱银两呢。”龄官的身子一直不太好,再加上心事重,所以身体总是不愿意好,就连这晕船也要比别人重一些。
  
      若说以前只是形似林妹妹,现在那股子病弱之气就更像了。
  
      “姑娘这么说,让贾大人如道了,又该如何担心呢?临出发前,大人可是说了,要我们好好侍候姑娘的。”这小丫头是贾蔷在江边特意买来服侍龄官的。
  
      虽然服侍的时间不长,但是到也了解自家姑娘和贾蔷之间的事情。
  
      她还以为自己这一回是遇到了好买家。哪里知道,今次陪着龄官进京城的这些人,将来都会被打发的远远的。也幸好龄官心软,这一次除了这个小丫头,也只带了一对老夫妻,其他的都是让贾蔷雇佣当地的镖局护送。
  
      贾蔷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她好,她心理明白。可是心里总是落忍。这世上能少一个人因她而生活颠簸,就少一个人吧。
  
      此时龄官听到那小丫头提到贾蔷,心中既甜又苦。甜的是两人两情相悦,情若海深。苦的是分别两地,相思两茫茫。
  
      这次进京城,龄官心中并不像贾蔷看到的那么高兴。
  
      贾蔷的家世,龄官在这些日子里早就已经知道,那样的家世和家人,又怎么会接受她这么个装神扮鬼的戏子呢。
  
      ...她还听说贾蔷有一位金枝玉叶的堂嫂。那样身份的人,如何会想要跟她这样的人成为妯娌呢。
  
      她不知道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可是她也想为了自己努力一把,为了蔷哥争取一回。这一次龄官是报着必死的决心进京城的。
  
      她在外行走多时,如何没听说过那些高门大户是如何处理这类事情的。她只求事过境千后,蔷哥儿还能记得她的好,忘记......
  
      ......
  
      宫里的一番母子情深,江南到京城的帆船上龄官的担心害怕,惜春和林家都不知道。不过接到宫里的赏赐,众人还是高兴的。
  
      待宫里的人走了,惜春便拿起一盒点心,先是孔融让梨一般地给贾敏,黛玉一人一块点心,然后又拿着盒子坐到林阙身边,将一块看起来不像是甜味的点心,递给了林阙,然后自己拿起一块甜味的放到了嘴里。
  
      “...呃,这味道,怪,怪别致的。”这就是宫里出来的点心,这还是御膳房出来的?亏得前阵子她想要让阿木去帮自己打包些吃的回来呢。
  
      黛玉心里点头,这味确实没有她们家常吃的好。如果皇宫里的贵人就吃这个,那她还是不要再落井下石了。
  
      贵人也不容易,估计还没有在家里宫外吃得好呢。也许这封贵人在进宫的时候,想要带着的不是银票嫁妆,而是家中的大厨吧。
  
      “宫里贵人多,口胃都难挑。御膳房里的人总不能面面俱到。想要不出错,就不能太出彩。在宫里太出彩的人,走不远。我当初还没出嫁的时候就听说,宫中的贵人,就算是九五之尊都喝不上当季的新茶以及一些特产呢。那些当差的,就怕用得好了,皇帝再养成习惯。”
  
      贾敏也只是浅尝了一块点心就放下了。对面的三个孩子,却一个一个吃不得苦似的,一人就吃了那么一口。
  
      “蓉哥媳妇现在就在宫里呢,养胎期间就吃这个,多不顺口呀。”其实惜春一点都不想让秦可卿进宫去的,可是太后与皇帝的一番情谊,哪里是说不去就不去的。而且这一去,对秦可卿和贾蓉都好,所以惜春也就听之任之了。
  
      就当是走亲戚,回娘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