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88 章

第 8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十八章
  
      林阙眼中带了一抹笑意和怀念,声音低沉,“...早就帮你做完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姐姐一时半会的是不会再查你的功课了。最快也要出了孝或是在母亲进宫的时候叮嘱几句罢了。”
  
      惜春:“......”怎么不会检查功课。
  
      她刚刚已经决定了今天晚上要去自投罗网的。所以说今天晚上到底还要不要去了?真是太纠结了。
  
      感觉就像是刚刚放了寒暑假,而忘记做作业,又作死地送上去让老师检查的心情。
  
      唉,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什么也不说。
  
      “你说姐姐也真的是本末倒置,她不是应该更重视你的功课吗?”林阙将来是要顶门立户的,林妹妹这好为人师表的爱好,不是应该冲着亲弟去吗?而且林阙比自己听话多了,跟他一比,自己就是个坏学生。
  
      林阙摇头,她还好意思这么说。
  
      林阙自小在读书上就从来不用别人多操心,启蒙时便养成的读书习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懈怠过。真当别人都跟她似的,读书写字都跟吃毒.药呢。
  
      不过她不喜读书也没什么打紧的,本来林阙就对红袖添香夜读书的风流韵事极度的厌恶。
  
      而且在林阙看来,将来无论是为官,还是读书,等娶了媳妇儿过门,他晚上都不会再钻进书房里去了。
  
      男儿建功立业,为的不就是一身荣耀和封妻荫子吗?他要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卿,为了朝里的工作或是什么读书的事情,就放弃与家人相聚的时光,林阙觉得这买卖亏大了。
  
      白天他在外奔波,晚上再在书房熬夜。一天到晚,只有在给老娘请安的时候,以及回房休息的时候才能看到媳妇儿,他图的是什么呀?
  
      也许是谈到了功课,这对于惜春来说,永远是个沉重的话题。看到惜春在那里嘟着个小嘴,满脸的‘社会太黑暗,一点都不会平’的样子,林阙清了清嗓子,转个话题问道,“走了这半年,个子倒是没长,不过怎么瘦了,还黑了呢?”
  
      本来还在胡思乱想的惜春,一听到林阙这话,就不高兴了。
  
      你可以说她瘦,但是怎么可能说她黑呢?
  
      她哪里黑了,哪里黑了?
  
      会不会说话呢?
  
      惜春狠狠地瞪了林阙一眼,还好他没说什么黑胖黑胖,不然绝对不能原谅他。
  
      自己还没嫁给他呢,就成了糟糠。
  
      这更新的速度也太快了些吧。
  
      不过?自己真的黑了吗?惜春一边狠狠地瞪着林阙,一边下意识地捧着脸,歪着小脑袋想着自己的美白大计。
  
      自古原配就拼不过狐狸精,根本原因是她舍不得败家,祸祸男人的钱去保养,去把自己弄得美美的。原配一心跟前男人过日子,总想省吃捡用,最后却便宜了外面的女人。
  
      虽然这个时代她可以放下一大半的心,可是能美美的,谁还愿意邋遢着呢。
  
      “...我瘦了,是因为思念。而...黑了,是因为我在太阳底下思念来着。”所以才会黑瘦,黑瘦的。
  
      林阙:“......”媳妇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忒特么另类了。
  
      他要不要表示一番感动呢?
  
      可是真的...好难。
  
      ......
  
      还不知道自己说错话,捅了女孩子痛脚的林阙,被惜春瞪得莫明其妙,又因为惜春的话而囧得没边。
  
      “我这半年又得了不少新鲜玩意,这次来得着急,回头让人给你送来。”林阙想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子要么无缘无故高兴,要么莫明其妙生气。所以在处理这种事情,林阙一直都会直觉的岔开话题。
  
      想不明白,就不纠结。
  
      女人比他读过的任何一本晦涩难懂的书,还要复杂深奥,他早早就想明白了。
  
      他...只要拥有便是了。
  
      至于读懂她?
  
      呵呵,他有的是时间。
  
      这辈子就跟她死磕到底了,总会弄懂她的。
  
      ......
  
      “这是我闲来无事做的荷包,虽然没有姐姐做得精致,将就着用吧。”惜春虽然嘴上说得谦虚,要是林阙真敢表现出一丝对荷包的不满,那就能看到惜春那喷火的眸子,咬牙切齿的声音了。
  
      当然了,还有可能伴随着告刁状什么的......
  
      不过好在林阙非常的了解惜春,对于惜春这种‘我虽然嘴上说不好,其实我觉得自己非常的好,你现在必须立马尽快的玩命夸我,不然一切后果自负’的心态,已经非常了解了。
  
      “这荷包很不错,比去年做得更好了。而且上面的的绣样,非常的有意境。可是途中的风景?”去年惜春给林阙做的荷包,两团乱糊糊的线,还非说成是比翼鸟。今年这个,至少看出来是什么了。
  
      不错,不错,真的长进了。要是针脚再细密一些就更好了。
  
      话说他媳妇儿也就一手工笔画还能拿得出手了。看这荷包上面的图案,一看就知道是他媳妇自己描了绣上去的。
  
      “嗯,这是从雷峰塔上向外看的风景。景致和视野都非常好,我还特意画了一描画呢。雷峰塔我里外都找了,并没有压着白娘子。不过说来若真的是压了白娘子,那法海也够猥琐的,他还日日夜夜对着女蛇妖念经打坐深谈佛法。既然知道是只女蛇妖,为啥不压在尼姑庵堂里呢。那时候就没有哪位师太懂佛法了?
  
      难道他拆散白娘子和许仙,其实是为了横刀夺爱?”惜春想到后世网上经常看到的小段子,情不自禁地猜测到。
  
      秃驴,竟敢跟贫道抢师太。这句话可是让上辈子惜春乐了好久呢。
  
      若是当年白蛇传的版本,挪到了后世。在她大网络的有色熏陶下,也许结局就会变得更不同了。
  
      比如说,白蛇与法海六百年前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再比如说法海与小牧童之间的忘年恋,还有白蛇横刀拆散法海与许仙。也或是法海安奈不住相思,暴走关压白蛇于雷峰塔下一解多年相思。
  
      也或是让许仙出家,就是为了朝朝暮暮你念经来我打坐?
  
      惜春想到这里yy得自得其趣,倒是把林阙惊了个够呛。
  
      “咳咳,咳咳。”林阙被惜春这假设一下子呛着了,连忙喝了两大口茶水压了压惊。
  
      他媳妇这想法真够惊悚的。
  
      看来这个话题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他媳妇一会儿就得得意忘形,让她身边的嬷嬷逮个正着,回头又要挨训。
  
      “母亲每个月都会进宫去,姐姐在宫里一切都好。母亲倒是放下了心,不过倒是有些思念你。母亲说咱们两家也不是外人,家里也并不忌讳那些个。她小的时候,与敬舅舅也是十分亲近,若是得了闲,叫你过府小住一些时日呢。”
  
      林阙看着明显黑了,瘦了的惜春,有些心疼地想到,就算是去了林府,估计也没有办法好好给她补一补了。
  
      他媳妇脸圆圆的,特别的可爱。虽然现在脸瘦下来了,也很好看。可他还是不想看到媳妇这个样子。
  
      媳妇应该永远都是肉滚滚,笑得像只偷了鸡的狐狸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