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98 章

第 9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九十八章
  
      娇杏一把年纪,却是一点都不敢躲,只能任由夏金桂磋磨。
  
      看到娇杏保养得宜的那张脸,夏金桂仍不解气,直接从头上拔出一支簪子,向娇杏身上扎去。
  
      “太太,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太太息怒。”娇杏知道,跟本不是什么茶烫不烫的问题,而是太太借题发挥。
  
      这样的事情,自从太太过门就没有少过。
  
      娇杏已经不在奢求其他,只求着将来能够带着儿子分家出去过。
  
      “不敢?哼,我看你是想要恁死了我,好让老爷将你扶正吧?”夏金桂才不管娇杏说什么呢,该收拾人的收拾从来不手软。
  
      谁让她生了个得老爷喜欢的儿子呢。
  
      “太太,冤枉呀。奴婢没有这个心......”娇杏被夏金桂扯着头发半跪在地上,仍是不停的哭求。
  
      ......
  
      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对薛蟠如此,对别人也是。
  
      薛家上辈子命中注定,这辈子命里无缘的好媳妇,桂花夏家的金桂姑娘,终于奋起了一把,攀上了高枝。
  
      这高枝有多高呢?
  
      比薛蟠年纪大个十几二十来岁,但是却是个官老爷。
  
      也许大家已经猜到了,没有错。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贾雨村。
  
      真真应了那句‘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支梨花压海棠’。
  
      各中滋味,也只有身在此境中的人才能体会了。
  
      贾家的血统,赵姨娘的亲女,贾母的教养,王夫人的影响,探春整个人就不是一般的战士。薛蟠这个呆萌的莽夫却是完全驾驭不了的。
  
      薛姨妈也是世家出身,不过因为到了薛家后,因为家世的原因一直被供着,再加上这几年男人死了,整个家里就是自己的儿子和闺女。所以人也就松懈了。
  
      探春磨刀霍霍而来,薛姨妈就算是多吃了几十年的盐,也顶不住。不过她也是幸运的。
  
      探春既不会如夏金桂那般,打骂磨磋人,也不会做出什么有违门风的事情。探春一身的本领都在薛家一一施展了开来。
  
      家里家外,管家理财,铺子生意一手抓。这一点,就是出嫁了的宝钗也是佩服不已。
  
      而嫁给贾雨村的夏金贵却过着跟探春截然不同的生活。同样境遇,因人不同,而结果也是不相同的。
  
      ......
  
      贾雨村通过各种手段,各种人脉,费了老鼻子劲地,终于来到京城,当了一个小小的京官。夏家有钱没势,贾雨村有门路却是没钱,两家人一拍即合,准备联合在一起,奔着更大的权势进发,于是当即成就好姻缘。
  
      那位早年跟着贾雨村的娇杏姑娘呢,本来可以母凭子贵在原配大老婆死后,顺利升职加薪,哪里想到半路杀出夏金桂这么一个程咬金呢。
  
      本来娇杏就有些个不服气和委屈,可哪里想到这新来的奶奶,那真的不是一般的性子。
  
      尊自己若菩萨,视他人秽如粪土。泼辣、善妒、狠毒的夏金桂每每将百般手段施将出来时,娇杏心中总会想到那日在金陵看到的原来主家的小姐英莲。
  
      她见利忘义,见死不救,这是不是...就是老天给她的报应?
  
      当初在甄家时,老爷太太对她也是从来不打骂。就算是甄家败了,老爷走了。太太带着她依附封家以针线度日时,待她也是如妹如女。
  
      跟了老爷,进了贾家。原来的主母多么的和善,她却生了歹心,在她生病的时候,让下人婆子作践她。甚至是病的时候,连口热茶都喝不到......
  
      主母去了,她一边沾沾自喜时,新的主母也有了人选。
  
      她现在,是不是遭到了报应?
  
      对原主子无情无义,对原主母心狠手辣。
  
      是的,这一定是报应到了。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那么一把年纪,被夏金桂收拾的不敢还嘴,更不敢躲避。娇杏的心中满是凄凉。
  
      自来总有新人笑,何时闻入几回旧人哭。
  
      当初老爷对自己何曾不是柔情蜜意,现如何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时也运也。
  
      ........................................
  
      自夏金桂一嫁入贾雨村家就盘算着“趁热灶一气”把丈夫“炮制熟烂”,以便“自竖旗帜”。
  
      夏老娘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如花似女的闺女过日子,还能守得住那偌大的夏家产业,便可知其厉害的程度了。
  
      单以这一点来说,薛姨妈就落了下乘。原著中有儿有女有得力亲戚还能将日子过成那样,也是没谁了。
  
      或是异地而处,得了那样的好条件,夏老娘真能带着女儿一起飞升。
  
      古来有女肖母,再加上夏老娘一生只得夏金桂这一点血脉,那夏金桂的脾气性子就可想而知了。
  
      贾雨村当初还真的有些爷们气势,可是当他投靠的那位皇子死在了皇宫里时,贾雨村自己就无蔫了。哪还敢真的跟夏金桂这么个浑人撕扯。
  
      你说打,她就抻成了脖子让你打,不打就你骑到你头上,指着你骂。
  
      你说骂,她比你更会骂。掐着腰往那一站,几个时辰都不带停嘴的。
  
      这样一个妇人,贾雨村之前还真的没遇到过。
  
      他嫡妻是个非常温柔的女人,虽然没有什么见识,却也是个知道女戒,严守规矩的平和人,可这夏氏,
  
      唉,一言难尽。最让人投鼠忌器的是他还需要借助夏家的财力为自己铺平升官的路呢。
  
      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地看上了她呢。娶妻娶贤,若是换成那位薛家的大姑娘是不是情况就不一样了,是不是这一年考核得优,升了半级的就是他了?
  
      想到这里贾雨村也知道多想不易,毕竟那位薛家姑娘现在已经嫁人了。就算是没有嫁人,也不是他能肖想的。
  
      王家的王子腾王大人就不会让他的亲外甥女给自己做继室的。
  
      王家丢不起这个人,而薛家也不见得会舍得。
  
      夫妻这种人事关系,你最开始打下什么底,以后就是什么底了。贾雨村的退让,让夏金桂在这个家里越发的猖狂起来。
  
      今天打骂小丫头,明天收拾娇杏姨奶奶的。然后又嫌弃贾雨村上了年纪,那方面的事儿就是个银样蜡枪头,又将魔手伸向了贾雨村的原配嫡子贾家大郎身上去。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生来会打洞,这贾雨村的儿子又能是个什么好货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