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109 章

第 10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零九章
  
      太后一脸洋洋得意地跟儿子水晏说着自己今天手气如何如何旺,赢了谁谁谁多少金豆子,不但赢光了林妃的金豆子,还赢了林妃半只金华火腿。
  
      “...一会就在这里用晚膳,咱们好好的吃她一回。我儿要是爱吃,明儿娘还给你赢来。”这话说得好像她不赢来,她儿子就吃不着似的。
  
      这太后当的,可真没有自觉。
  
      “那赶情好,这赢来的就是比吃自己的要香甜百倍。明儿母后再接再厉,赢得林妃下个月没有新衣裳穿。”
  
      在水晏看来,黛玉是最不会过日子的人了,每个月都会做上几套新衣服。不过想到人家黛玉花的是自己的份例,倒也没说什么。
  
      别看现在水晏是一国之主了,可是自小生活就没有那个居移气,养移体的好环境,虽有个太子亲爹,可是太子妃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娘俩那日子过得是相当的苦哈哈。
  
      这也养成了水晏过日子‘仔细’,好吧,就是抠门小气。
  
      不过水晏还是有原则的,人家自己的私房和份例想要怎么花,水晏是不会管的。而且在他看来,那也是他占了便宜,钱没花在打赏奴才,勾帮结伙上,而是花在了美化他的视野上,怎么说也是他赚了。
  
      自小生活环境不同,所以处世方针也就不同了。
  
      林家几辈子就这么一个闺女,自然是千娇百宠都怕委屈了她。再加上有个出身国公府的母亲,从小也是一脚迈八脚出的主。在这样的亲妈影响下,黛玉的生活,虽不及公主,却也不差什么了。
  
      虽管着家中大事小情银钱往来,却从未将那些黄白之物放在心上。虽珍宝古玩随她把玩,却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的玩物。
  
      说起衣服,黛玉在林家的时候,每个季度做得还要多得多呢。每年都有新做的衣服没上身就过了季的。
  
      她在林家是没有什么份例一说的,那就是她想要多少就做多少,贾敏想起要给她做什么,就做什么。黛玉院里就有个专管她一人的针线房,三五个南边来的绣娘可着劲给她做衣裳。
  
      进了宫,她份例里的料子,进宫时带进来的,贾敏遇到京城里时兴的料子送进来的,还有一些皇帝赏的,太后给的,以及其他人逢年过节送的。
  
      那真的是一时半会也是穿不完的,那些料子放着也是白烂了,还不如穿在身上,也不枉它们来这世上一遭。
  
      再加上枫儿的绣工还是她是杨嬷嬷时就被惜春弄成了好手艺呢。
  
      绣得既好,做得也快。再加上几个宫女打下手,几天一件衣服,那都是这些人懒怠了呢。
  
      反正黛玉月月都有新衣服穿这件事儿,宫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可是知道又能如何,人家黛玉就是管着宫务,也没伸手挪动一尺布,眼馋嫉妒也只能干瞪眼。
  
      有什么样的能力就过什么样的日子,明明有条件过得更好更舒心一些,干什么天天老气横秋地讲什么节俭持家。
  
      黛玉想得很明白,好东西她吃了,穿了,那也是她自己享受到了。何必惺惺作态,最后便宜了别人呢。
  
      而在水晏看来,过日子是可以仔细,但是你也不能仔细到眼中盯着女人手里的银子地步。男人挣不来,自然要让女人节俭了。让女人节俭度日的男人,水晏也是瞧不起的。
  
      所以再心疼银子,水晏也没有消减后宫诸人的份例。
  
      这么说来,水晏也有些个矛盾。对于银子,没有花出去的时候,那是能少花一分就花一分。而要是银子都花在了刀刃上,那他是完全舍得的。
  
      像是给边疆战士购置新的冬衣被褥,还有盔甲兵器,那都是下了大本钱的。
  
      求质求量,不能简薄。
  
      可像是赏赐朝臣,那就真的是抠到了一定的境界。
  
      他觉得哪个大臣好,哪个大臣干得不错。行呀,他就给人写几个字,然后送给人家,还让人家拿回去自己去装裱。他觉得那是天大的体面,是无价之宝。而他所花费的就是一张宣纸。
  
      这真的是君臣相得的一段佳话。
  
      而对待后宫中的这些女人呢。水晏是打定主意没有生孕,不给升位份的。不但如此,那是除了过年过节以及生辰,必须赏赐以外,从来都不会多余打赏的。
  
      又不缺吃少喝的,打赏那么多金银干什么?
  
      ...所以每次打赏的东西,也不过是什么内书局新制新书几套等。
  
      书中自有黄金屋,自己找去吧。
  
      皇帝做到水晏这份,那也是没谁了。
  
      真是绝了。
  
      不过有一点,唯一的一点,倒是可以称赞,无论他多么小抠,他从来都不会拦着宫妃们大把花钱。
  
      反正那也不是他的银子了,想怎么花,怎么花。
  
      因此水晏才会对黛玉大手大脚过日子没有任何的想法,今天才会拿此事来打趣黛玉。
  
      还有一点,值得说一说的。水晏对于憋屈了大半辈子的亲生母亲,那是非常的纵容和舍得的。只要宫里的这些女人能够给老娘逗乐解闷,就算是白养着一群没啥用的‘事妈’,他也认了。
  
      林妃哄老娘的手段非常好,和风细雨似的。瞧母亲高兴的样子,水晏看黛玉越发的满意。嗯,今天吃过饭,可以直接跟着林妃回她的宫里去。
  
      最近多宠宠她,就当是投桃报李了。
  
      水晏一点都没觉得这是他给自己找的借口。他现在是天天都想着去林妃宫里转一圈,就算是啥也不干,就是看着她,跟她说说话,陪她逗逗鹦鹉也好过去别的嫔妃宫里听那些弯弯绕绕要这要那求这求那的话。
  
      有啥话不能直说呢,扯什么犊子。不是她给她上眼药,就是她受了什么委屈,或是多想多想他,问他想不想自己的。他一天天在朝上,哪有空想她?处理大事还不够多咋地,还理这些个乱七.八遭的事情。
  
      他这后宫就已经算是和谐的了。林妃也不是个喜欢难为人的。这样的消停日子不想好好过,是巴望着再来个太子妃那样喜欢利用手中权利克扣别人份例,下毒使手段的,还是喜欢皇后那种喜欢用私刑的?
  
      天天这么没事找事,有什么意思呢。他在宫里的日子可比她们长多了,真把他当傻子糊弄呢。
  
      还是林妃那里好,天天自己开开心心地过日子,还能哄着老娘也快快乐乐的。虽然吧,总有点文人的小清高,还有那股子文人的酸劲,可那小模样,水晏是怎么看怎么稀罕。
  
      他就是觉得真。
  
      “母后说的是,林妃那里不是还有半只火腿肉,明天您再赢来,咱们明天晚上还吃火腿。儿子听说内务府新得了一批小菜,说是味道极好呢。到时让他们送来,咱们就着火腿炒两青菜吃。”
  
      “太后,皇上,这话可说得太早了吧。明天也许是臣妾赢呢,若是臣妾赢了,咱们明儿个就吃太后宫里的那只火腿,可是呢?”这是要闹哪样,还顿顿跟火腿干上了怎地?
  
      你们娘俩不腻味,她都要腻味了。
  
      当然凡是不能总是输,也不能真的去赢,不过让太后费力去赢来,那她的成就感也会更大一些。然后输上两把,让她再天天惦记着赢回来。
  
      “那可不一定,瞧你今天那手气臭的。硬是连个碰都没碰着。明天你就坐哀家的上家。哀家专吃你的牌。”
  
      黛玉:“...臣妾从今天晚上开始,一定不看书了。”您老这还赢上瘾了是吧?
  
      水晏不解,“这是为何?”
  
      “臣妾表妹说,想要赢,不碰书。想要胡,吃米糊。‘书’与‘输’同音,而胡也是如此。”
  
      水晏和太后,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
  
      林妃的表妹,倒是个有意思的人。一天天小嗑唠的,总是那么有新意。
  
      “哀家前儿还说,让可卿进宫的时候,将贾家那小丫头捎进来呢。这些年一直听着可卿和林妃提起她,哀家一直想要见一见呢。”那丫头也是个命苦的,长这么大,泰半的时间都在守孝。
  
      “这有何难,直接让姐姐带进宫来便是了。”不过一个丫头片子,这有什么好想的。
  
      黛玉笑着点头,“是呢。正好托太后的福,臣妾也正经有三年没见过表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长得如何了。臣妾这两年正经得了不少稀罕玩意,还等着她来玩呢。”
  
      虽然惜春偶尔会踏月而来,姐妹俩还会时常见个面,拌个嘴什么的。不过那都是私下里的事情,正经人前见面,可还真没有呢。
  
      想到上次姐妹俩见面,两人因一块烤红薯的归属问题,进行了全武行,黛玉就有些个难为情。
  
      真的是太不矜持了。
  
      惜春时常带着吃食或是工具去找黛玉。上次就带了个小泥炉子,以及一些烤品。
  
      大半夜的,姐俩也不敢烤什么,就只简单地吃了一些味浅的东西。烤小笼包,烤红薯,烤虾,就着滚烫的烧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