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110 章

第 1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一十章
  
      水晏看了一眼不太确定的老娘,又看了一眼躺在那里可怜巴巴瞅着他的宠妃,心中也是不知道要如何判断了。
  
      刚刚御医的话,实在是太震撼了。
  
      水晏现在满脑子都还在那密药的药效上呢。
  
      这边还没有消化好,那边就诊出了黛玉有了不足月的身孕。这...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决定了。
  
      水晏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听身边的小太监说的那句,‘只见大圣朝着那铁扇公主吹了一口气,铁扇公主便......’一般震惊,惊奇,不敢置信。
  
      ......说真的,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太后没有表现出来惊喜,皇帝没有表现出欢喜,整个大殿的御医,宫女太监都不知道此时要不要跪下来对着面前的三位主子大喊恭喜。
  
      “尔等可看仔细了?林妃这是药物所制还是真的有了身孕?”
  
      三位御医互相对视,然后均做摇头状。
  
      “臣等不才,实看不出来两者之间的区别。这种密药一但服用,其反应跟正常受孕大致是一样的。”
  
      水晏就只有大皇子一个儿子,又因为恨屋及乌的原因,并不喜欢这个嫡长子,虽然他还年轻,可是六年无所出,这是事实。
  
      好不容易盼来了个孩子,竟然还是在此时。
  
      让人喜也不是,忧也不是。
  
      抬头看向半坐在榻上的黛玉,水晏叹了口气。“母后,林妃有孕的事情,暂时先保密吧。等到五个月时再由这三位御医复诊吧。”顿了顿,又想了想,水晏转头对一侧站着的三位御医说道,“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五个月或是更长的一段时间,朕就将林妃交给尔等了。”
  
      别等复诊了,现在就上点心吧。
  
      三位御医一听,齐齐上前一步,跪在了地上表了一番忠心。
  
      太后见到水晏如此吩咐,心中也明白自家儿子是非常希望黛玉腹中这一胎,是真实存在的。
  
      而她何尝不是如此想的呢。
  
      本来高高兴兴的心情,此时也没了。让人用软轿将黛玉送回她的寝宫,太后留下皇帝复又说起了明年选秀一事。
  
      水晏想了想,终是点头同意了。不过前提是这一回只能进宫五个人。这次进了十个人,不是照样没啥效果。
  
      太后没有想到水晏会同意选秀的事情,一时间就非常的高兴。虽然只进宫五个人,但是有总比没有强呀。
  
      这五个人,不用水晏再说什么,太后也知道为了让儿子舒心,这位分还是不能太高了。
  
      “我儿放心,这一回母后一定选那利于子嗣的姑娘。”民间说那种屁股大,脸圆,身材圆润的最利子嗣了。这一回,就可这种身材的挑。
  
      水晏点点头,又说了两句,这才跟太后告辞去了前面。
  
      今夜他实在是不想留在后宫之中。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他需要静静。
  
      别问他静静是谁。
  
      他真的,需要静一静。
  
      这件事情,明显是针对林妃而设计的。那么是谁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呢?
  
      那会儿林妃已经说了,这火腿是林家在南边的庄子送上京城的干货。
  
      这人不是买通了林家庄子上制作火腿的下人,便是在进京的途中将有毒的火腿换了下来。
  
      现在还不清楚这背后之人倒底是谁?
  
      但是只要知道如果林妃失宠,那谁最得利,谁的嫌疑就是最大的。
  
      与林妃有利益纠葛的除了宫里的女人,再不做他想。
  
      想到这里,水晏便让人去调查宫里这些女人,以及这些女人身后的娘家最近可有什么异动?毕竟这样的事情,光是宫里的女人是办不来的。
  
      被人愚弄当枪使,是谁都不会好受。更何况是纲朝独断,大权再握的一代君王呢。
  
      他要剁掉那背后的爪子。
  
      她们今天敢对付一个得宠的妃子,他日就会对付他和母后。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姑息。
  
      想到这种下药的方法,水晏的眼中更是起了浓浓的风暴。
  
      那药效,可不止是针对女人使用的。男人用了还会减寿命。若是他没了,谁最得益,除了那些血缘相近的皇室宗亲外,就是皇后与大皇子了。
  
      他若是一病没了,那作为他唯一的儿子的大皇子,顺理成章的就可以得到他千辛万苦得来的皇位,还有皇后,自然是再也不用闭宫‘养病’了。
  
      可见此事的最大受益人,便是皇后母子了。
  
      除了她们母子,皇帝还想到了很多如果他死了谁受益。
  
      于是一场大面积的调查就彻底展开了。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
  
      皇后一族和史氏一家已经要走到了末路,此时却还有闲心准备看黛玉的热闹。
  
      做为这个计划的具体策划人,皇后虽然在宫里‘静养’,但是宫中各样消息却总是会第一时间接收到。
  
      皇上去了慈宁宫,然后晚饭没用就传了三位御医。听说是林妃娘俩陪着太后打牌,把老太太累着了。
  
      皇后觉得蹊跷,林妃会这么不靠普?
  
      还有,根据她的眼线,那些加了她的心意的东西可都被林妃老娘送进宫了呢。
  
      这东西是用还是没用呢。
  
      不会是用的时候被发现了吧?
  
      那这也太巧了吧?
  
      皇后可是从太子妃那里得来的密药呢,这密药当初可是在太上皇的东宫用了很多次,无一例外,都没有被人发现。想来那出身贫贱的太后也不会察觉出什么。
  
      当初太子妃死的时候,可是给皇后留下了不少的密药呢。现在这个不过是其中一种。还有好多的密药其实已经用在了水晏后宫的这些嫔妃身上。
  
      就是投靠她的史湘岚也没落下。
  
      皇后思来想去,不得结果。最后也只能先看看在说了。反正这事,她也只是提供了一些药材和想法,具体操作的,可都是史家的人。
  
      就算是真的出事了,也跟她没有关系。
  
      史湘岚就是想要咬她一口,也得拿出证据来呢。
  
      ......
  
      皇后还在捉摸着,史湘岚也派了她的心腹去打听了消息。
  
      就寝前,史湘岚宫中出去打探消息的那个白面俊俏的太监也回来了。
  
      史湘岚刚刚沐浴完,正在那里由着宫女给她通头发。看到那太监进来,一挥手便将殿里侍候的宫人都撵了出去。
  
      那太监看着宫女们都鱼贯而出,先是走回门口将内室的门紧紧关上,又在里边上了锁。这才走到梳妆台前,从后面将史湘岚一把抱住。
  
      这太监并不是别人,就是多年前被惜春人道主义‘拯救’的贾瑞。
  
      都说术业有专攻,阿木阉割的技术不过关,再加上惜春在吩咐阿木的时候说得太过于隐晦......然后某个养好伤的小太监就发现,他其实就只是那里被划伤了一刀,虽然后遗症还是有一些的,但只要不挑剔,那种事是不影响的。
  
      当然生育这种事情,在这宫里人称小瑞子的贾瑞是不敢想的。
  
      在宫里多年,再加上惜春悄悄给他的银票,倒也让真的贾瑞过得不错。人虽然丢失了一块记忆,但是色心色胆却一丁点没少。
  
      不过他也知道,在宫里那些个宫女是不能碰的。毕竟破没破身,只要资深嬷嬷一眼就能看出来。
  
      所以色心不死的贾瑞就将视线放在了后宫那些不受宠的嫔妃身上。
  
      不过他也是时运不好,刚刚走通关系进了某位宫妃的宫里后,就宫变了,皇帝就换人了。
  
      看着花容失色的太妃们被打包送走,贾瑞的心呀,那叫一个悲痛。皇上不知道怜香惜玉,他知道呀。
  
      看着美人们,都离他而去,贾瑞心痛到不能喘息。
  
      好不容易又熬了三年孝期,就在贾瑞忍不住了,要准备朝老嬷嬷下贼手的时候,皇帝选秀了。
  
      他身处的这个宫殿住进了一位皇上的贵人。
  
      一门双候的史家姑娘。
  
      公候门第出身的小姐,那身段,那气势就不是那些老嬷嬷能比的了的。
  
      小心侍候,殷勤靠近,终于混到了贵人身边大太监的地位。贾瑞心里那个激动呀。
  
      太监也是男人,史湘岚如何愿意让个男人进入自己的内室,贴身侍候呢。
  
      一时间看得着吃不着,吊得贾瑞那个心痒痒。
  
      不过后来,史湘岚投靠皇后倒是给了贾瑞一个机会。
  
      那是一日夜间,史湘岚让自己的两个贴身大宫女,一个装扮成自己躺在床上,一个坐在外屋守着门,然后她带着贾瑞悄悄地背着人去了皇后的宫里。
  
      一番密谈后,便已经到了深夜,贾瑞故意不点灯领着史湘岚左拐一下避开巡夜的太监组,又闪一下,躲过护卫的禁军,然后两人便走到了御花园附近的假山下面。
  
      这御花园离史湘岚的宫室很近,来到这里,史湘岚并没有怀疑,可是却没有想到,她却信错了人。
  
      一到了那里,贾瑞直接将史湘岚拽到了假山后面的小山洞里......
  
      三晚半夜,黑灯下火,史湘岚本就胆怯。此时被贾瑞拖着往里走,如何能拒。
  
      不敢大声呼唤,怕引来他人。推推拿拿间,史湘岚便被一把推到了最里面的山壁处。
  
      贾瑞急色早就难忍,双腿固定住史湘岚不停乱动的腿。一只手将史湘岚的双手控制在头顶,先是用嘴堵住史湘岚张口欲出的呼救。另一只手便开始去解彼此的衣衫。
  
      娇生惯养十几年,拿过最重的东西,也不过是茶碗子。史湘岚的挣扎除了刺激得贾瑞更加的燥动外,再无作用。而且贾瑞身上的男子气味也熏得史湘岚浑身无力......
  
      当贾瑞去除一切阻碍,直捣麦田时,这才放开史湘岚的嘴巴。
  
      “娘娘侍候皇上时的声音好听极了,也让奴才听听吧。”一边说一边肆意施为,腰下使力,那急切的样子,略大的动作,直接将史湘岚压在墙上上下起伏,随波逐流。
  
      “奴才想娘娘想得都疼死了,若不是娘娘来拜见皇后,奴才还找不到这样的机会呢。奴才这样侍候,娘娘舒服不舒服?”史湘岚不在挣扎后,贾瑞的动作就更大了,手中一团绵软,揉搓的更加起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