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 128 章

第 12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无论刚刚的气氛有多么的适合接吻,都被外面那声叫唤打散了。
  
      林阙眼中浮现了一抹浓重的遗憾,用额头抵着惜春的额头。心中的挫败那是升到了一定的高度。
  
      今天这样的日子,他实在需要一点鼓励。
  
      林阙想了想,便沉声对马车外面的下人吩咐了一声。“将马车靠边停下,等人进一进。”
  
      “是。”那车外的下人一听林阙这么吩咐,连忙小心地将马车一点一点向边沿处赶去。
  
      不小心一点,谁知道会不会碰到哪位举子,要知道这里面可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家仆得罪得起的。
  
      二一个,人这么多,再惊到马,让马车里的主子磕碰到,他也别等将来了,立马死了谢罪了得了。
  
      等到马车动起来,林阙才轻声对惜春说道,“春试的人过多,一个一个往里进,也要进许久。等到人都进去了,才会封门开考,与其在里面枯等,不如晚一些进去,也好...”一亲芳泽。
  
      今天是他人生中的大日子,不能完成心愿,讨个好彩头,他是说什么都不甘心的。
  
      惜春还在想着说点有什么呢,林阙的吻便落了下来。
  
      一时间,在狭小的马车里,惜春就睁着大眼睛看着林阙的脸慢慢地靠近。
  
      “闭上眼睛。”
  
      “噢。”天呀,不是说古代人很含蓄的吗?
  
      闭上眼睛的惜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她好像都能够听到心在噗通噗通的跳动声。
  
      好紧张。
  
      就在惜春紧张的不知道呼吸时,林阙有些冰凉的唇落了下来。
  
      凉凉的,软软的,还有股甜酒的味道。
  
      林阙的唇就那么亲吻着惜春,然后辗转研磨,将有些轻轻发抖的姑娘拦到怀中,紧紧地抱住。
  
      ......
  
      片刻后,才伸出舌头舔了舔惜春的唇。但仍是将惜春紧紧地抱在怀中,按在胸膛前。
  
      他想要狠狠地咬上那张粉嫩的红唇,将面前的女孩装进腹中。
  
      “不要烦恼,不要担心,春闱罢了。九天之后也不要来接我。”见到她,听到她的话,林阙才发觉他其实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为什么不来接你?咦,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接你。”从林阙怀中直起身子,惜春诧异地问他。
  
      亲亲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耳垂,林阙才将抱到怀里。“不想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今天来送,那日自然会来接。
  
      “...可是我会担心你。”
  
      “那晚上,你来看我。”
  
      “嗯~,我?晚上?”一听到林阙的要求,惜春诧异极了。
  
      “皇宫都能进,我不相信小小的林府还能难得到你。第十日晚上,我在我房间等你。”
  
      第九天刚出来,他的状态一定不会太好。还不如等休息了一日,再见她呢。
  
      也许条件允许还可以像今天这样亲一亲,抱一抱。
  
      “...那好吧。不过不能让姑妈知道。”她这未来的婆婆,事忒多了。
  
      “放心,我自有分寸。好了,马车停了半天了。我也应该下去了。天还冷,你不要在外面呆太久,小心冻坏了身子。”
  
      又将在他怀里的惜春抱了抱,然后又在她的额头,脸上,以及粉嫩的红唇上,狠狠地亲了亲,这才一咬牙下了马车。
  
      惜春被林阙从来没有过的热情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在他下马车后,悄悄地掀开马车窗户的一角,偷偷地看他。
  
      林阙似有所感,回过头来,正好对上惜春的视线。
  
      眼中温情一片,淡淡地笑了。
  
      今朝鲤跃龙门,来日携尔同归。
  
      ......
  
      林阙参加春闱的号房,正如惜春一开始想的那样,是整个贡院里最靠前,最干净,最豪华的了。
  
      到底有多豪华呢?
  
      林阙的号房里竟然有......两条被子,两个小碳炉。
  
      ......
  
      这九天,林阙的待遇绝对是高于众位举人之上的。
  
      这一点,半夜让阿木去‘探监’的惜春算是放下了大半的心。
  
      不过宫里的皇后娘娘和宫外林府的宁远伯夫人却没办法放心。
  
      惜春想到了这前对林阙说过的话,吩咐了下人去贾敏那里刷了一波存在感后,便让早就买通的林家下人,在贾敏耳边一个劲地提起天冷呀,春闱呀,阙哥儿从小娇生惯养,贾家珠大爷出了考场就进坟场,还有什么九天熬心血,春寒料峭,熬坏了身子做了病什么的。
  
      反正惜春下的命令便是在这九天里,这样相似却不类同的话,她未来的好婆婆每天都可以听到两三回。
  
      唉,真羡慕她男盆友有个为他担心到吃不下,睡不着的母亲。
  
      唉,真心疼她姑妈这几天茶饭不思的,人都消瘦了许多呢。
  
      这些个下人也真是忒不懂事了,明知道主人家担心儿子在号房里,还竟挑一些让人担心的话来嚼舌头。
  
      可别儿子啥事没有的考完了,当妈的再病倒了。
  
      哎呦,可担心死她了。
  
      婆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让她怎么活呀!
  
      ......
  
      相较于缺德到天边的儿媳妇,便宜女婿倒是还算是纯良。
  
      小舅子十六岁了,就可以参加今年的春闱,皇帝感觉备有面子。
  
      特意让监考的人,悄微照顾一些。
  
      毕竟年纪太小,火力不旺,最是怕冷的。
  
      于是本就比别人多床被子的林阙,又迎来了一床被子和两个汤婆子,别人那种春闱的感受,林阙是再没有的了。
  
      然后从第二天开始,他的吃食,都是热热的。那是贡院给监考官大人准备的伙食中多给他带出来的一份。
  
      吃的好,睡的暖,白天热茶暖炉不断。林阙在这样的环境下,自然是比别人发挥的更好了。
  
      要知道天一冷,人就犯困。九天熬下来,就算是不熬出病来,整个人也是浑浑噩噩的。
  
      除了没有青盐刷牙,没有皂子洗脸,香汤沐浴外,林阙真的是一切都好,非常的好。
  
      一路高歌过了九天,林阙便跟着一帮学子们出了贡院。
  
      走出来没多久,林家的马车便在最显眼的地方。
  
      凡世家大族,都有自己的族徽,林家做为当朝皇后的娘家,她们林家的族徽,自然是现在被人所瞩目的了。
  
      马车一到贡院外面,就被人以一种非常迂回而又隐晦地将最靠前,最醒目的位置给了林家。
  
      不过,林阙的视线在扫过林家马车的时候,又扫到了一个人。看着那人,心中温暖。
  
      “给林大爷请安,小的奉,呃,命来送参汤和...看看大爷。”入画的哥哥将一个套着棉套的食盒向上举了举,然后又在低头的时候,用眼睛上下扫了林阙好几眼。
  
      自家姑娘的吩咐,他可不敢打折。
  
      “你家主子还好吗?”知道是惜春让人送来的,林阙将手中的考蓝递给林家下人,便亲手接了入画哥哥的食盒。
  
      “我家主子好着呢。就是担心林大爷。这是我们家主子亲手煮的参汤,说是请林大爷一出贡院就趁热服用。”差一点,他就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将自家姑娘说了出来。
  
      刚刚林家大爷的眼神太可怕了。入画的哥哥突然觉得自己家姑娘有这么一个姑爷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不过话说回来,自家姑娘对这位自已女婿可真好,听妹妹说,姑娘那么个尊贵人,何时正经做过这种事情呢。
  
      “我知道了,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不要忘记我们之前的约定。”
  
      “是。那奴才就先退下了。”
  
      林阙点了点头,无视了一群看着他的众位同科,直接上了马车。
  
      一上马车,林阙就整个人都摊在了那里。
  
      他不是不累,一副云淡风轻地走出来,不过是不想向人示弱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