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红楼之不可惜 > 第132章 元春-迎春

第132章 元春-迎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元春和妙玉
  
      皇家寺院多年来,除了皇室中人,再无外来者。可是妙玉这位挂单的姑娘,却是一个特例。
  
      因为是关系户,所以黛玉特别吩咐人将她就近安排在元春的隔壁。
  
      妙玉到了这里,仍是不改其清高的本性。
  
      可是这里的人,哪一个当初不是娇生惯养。
  
      哪一个的身份又比她差了呢。
  
      都是装得一手好逼,玩得了宫斗的女人。
  
      然后一众看不惯妙玉的人,由主持带着一众出家的贵人们狠狠地打了她几回骄傲后,一来二去的,妙玉也被磨的少了几分清高。
  
      不说别的,就连这些人里不上不下的元春都比妙玉强了三分,妙玉还有什么好骄傲清高,瞧不起人的呢。
  
      太上太皇的嫔妃,太上皇的嫔妃,有的年纪就跟妙玉差不多。可是不管她们乐意不乐意,都在男人死了后,被‘不孝子孙’送到了这里。
  
      那些有生养过的还算好一些,当今皇帝让她们的儿子或是闺女接回去享受天伦之乐了。
  
      可是如元春这样的,就只能老实的呆在皇家寺院过着平淡却安稳的生活。
  
      没有了宫廷的勾心斗角,也没有了尔虞我诈的算计,每日间除了抄写经文,便是打坐参禅。这里的生活,元春一开始是不满意的。
  
      或者说,每一个刚刚来到这里的后宫嫔妃们都没有满意过。
  
      没了成群的奴仆宫人,没有了华衣美食,也没有了圣宠荣耀,她们不知道还活着,是为了什么。
  
      从进宫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要去争,要去抢,她们没有荣耀加身,也没有老死宫廷,更没有死在后宫的各种暗算里。
  
      她们极其幸运的活了下来,她们有生之年竟然出宫了。
  
      可是这并不是她们想要的生活。
  
      她们哭过,她们闹过。可是皇家寺院守卫森森,她们出不去。
  
      元春也跟她们一样的想法,最后也只能抱着从宫里带出来的那把琴,默默流泪。
  
      剃去三千烦恼丝,烦恼好像真的变少了一般。
  
      一丝青衣僧袍,元春穿的并不舒服。可是她已经没有别的衣服可以穿了。
  
      当天下都在守治时,元春每天除了早晚课便是抱着琴不停的弹。
  
      抱琴也是一身小尼打扮,一直跟着元春不离左右,即便是被打发出来出家,也是如此。
  
      而元春平时所弹的琴,便是抱琴死死抱出来的。
  
      出宫的时候,什么都不让带出来。还是抱琴死死抱着说是御赐之物。拼力从那些如狼似虎的禁卫军太监手上保下来的。
  
      当然了,抱琴是过过苦日子的,她将元春手中的银票和一些值钱的小首饰都藏在了衣裙里面,成功地带出了宫。
  
      唐僧取经第一次还因为没上供弄了个无字天书回去,这世俗界的皇家寺院,如何能免俗?
  
      不过好在有抱琴带去的银两打通关节,元春在那里并没有吃到什么苦头。想反的在住宿和一些待遇上,都比一起去的那些人高出了一节。
  
      有钱能使鬼推磨,谁让那个时候,一般人除了哭闹外,都没有什么准备呢。
  
      而一直因为被冷落的元春主仆倒是有了一丝心理准备。可是那准备也不是真对出家的呀。
  
      唉,众皇子不逼宫造反,她们主仆可能会进冷宫。这众皇子逼宫造反了,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女眷们陪着她们进庵堂。
  
      也不知道这事算幸运还是不幸运。
  
      不过,至少她们主仆活了下来,不是吗?
  
      当初她成为皇帝女人的时候,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当年皇帝就已经半百了,守寡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突然。
  
      反正不管怎么说,元春心里明白,她们这些寡妇们,这辈子是别想走出这皇家寺院了。
  
      改嫁?那就更不可能了。
  
      这种事情在民间都是不被允许的,在皇家就更不可能了。
  
      要是改嫁可以的话,她的亲大嫂估计就是第一批改嫁的人吧。
  
      想到这里,元春淡淡一笑,复又低头抄写经书。
  
      元春的字,也是非常的不错。来了没多久,就被主持分配了一个抄经书的任务。
  
      这一抄就抄了好几年。
  
      听说这是给太后娘娘那位身份不高的姐姐抄的经书。
  
      听说这是给她们贾家东府蓉哥媳妇的亲娘抄的经书。
  
      ......
  
      耐不住这种比宫里清苦,比民间寺庙省了外出化缘这一项的出家人生活的女人们,一年一年人数在减少。
  
      等到第六年的时候,她们这一批两代寡妇便去了三分之一。
  
      然后,在第七年,她的隔壁住近了一位走关系进来的挂单修行者。
  
      既以进了这里,为何还要带发修行呢?
  
      僧不僧,俗不俗的,难道还指望着能出去。
  
      元春可怜地看了看跟着妙玉进来的那些个小丫头们,可怜了。
  
      “师傅又想那些做什么呢。不愁吃,不愁穿,现在天天都能睡个安稳觉了。这样的日子奴婢却觉得比在宫里强多了呢。就是再家时,也没有这般轻省日子过呢。这是奴婢偷偷打发人买了点燕窝,师傅快用些吧。”
  
      端着白瓷碗的抱琴看到元春对着从她们房间外走过的妙玉师傅的小丫头叹气,只能简单地劝了劝。
  
      进宫前,抱琴叫元春‘姑娘’,进宫后,抱琴叫元春‘娘娘’现在宫里走了一圈后,现在又叫上了‘师傅’。
  
      最近元春有些咳嗽,抱琴觉得可能是今年天气太干的原故,所以特意求采买的人用了一包燕窝,悄悄地在她们主仆的屋子里拿小锅煮了。这会儿刚刚煮到了火候。
  
      元春和抱琴带来来的值钱东西不少。再加上就她们两个人花销,那些东西,足够两人支撑几十年的。
  
      “咱们找些门路,跟皇后娘娘递个话。你还是还俗去吧。找个好男人嫁了,再生上几个孩子,过一个女人应该过的日子,何苦陪着我这般过日子呢。”
  
      “师傅说的是什么话。我们自小一般长大。但凡是师傅有的,就不曾短了我的。咱们在府里一起享过福,在宫里一起受过罪,现在到了这皇家寺院,难道师傅就不想带着我一起超脱轮回外,共登西天极乐世界吗?
  
      咱们小的时候,一心为了进宫,学这学那的,每天晚上沾床就睡着。后来进了宫,哪一天晚上敢睡踏实了。我倒是觉得自从来了这里,才算松了一口气。能活着从那里走出来,又能活着个人样,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抱琴一点想要还俗的想法都没有。在这里陪着元春一起过这清静日子没有什么不好的。
  
      话毕,也拿起一只小碗,将锅底剩下的燕窝倒入其中,坐在元春对面,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看那样子,应该是做惯了的。毫无一丝别扭之态。
  
      元春看到抱琴这样,也不再劝她。
  
      说实话,她还真的舍不得抱琴。可是她总是希望她好的。
  
      元春主仆二人的话,站在两人房外的妙玉却是听了个清楚。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腕上的佛珠。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元春刚刚说的生活,抱琴不以为意,可是妙玉心中却想过无数回。
  
      可是她终究是没有办法的。
  
      在门口站了片刻,妙玉才敲响了元春的房门。
  
      “我来找你,是为了剃度之事。”妙玉一直是带发修行的,不过最近她用师傅交给她的占卜之法为自己占了一卦,卦象上说她离开红尘的日子已经到了,于是才会来到隔壁找元春问询这剃度一事。
  
      听到妙玉的来意,元春沉思了片刻,这才苦笑地说道,“我也不太明白这其中是怎样的。我们这一批宫妃来到了这里,便被数十个师姐按着强行剃了发,本不知其他是如何的。”
  
      元春只要回想到当初刚来时的混乱,心中就有些个心悸。
  
      一个个尼姑都赶上凶神恶煞了,扑过来的架式吓得她当时就软了腿角。
  
      元春不好说当时她们一群宫妃被强行剃度的事情,看了一眼抱琴,抱琴会意,便挑挑捡捡地说了几句,妙玉本就是极为聪慧之人,一听便明白了个中缘由,起身告辞准备去主持那里问个清楚。
  
      这一剃度,她便与红尘再无瓜葛了。
  
      妙玉转身看着屋中的那对主仆,不时地讨论着将经书绣在绣布上要如何布局,然后转过来看向树梢后面的暖阳。
  
      她与红尘之间的瓜葛其实早就没有了,不是吗?
  
      就在那年她跟着林家的官船一路进京的时候。
  
      ..........................................
  
      迎春
  
      迎春自幼丧母,又不受父亲重视。日子过成什么样,其实家里的每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为她呵斥一句乳母过。
  
      父亲不曾,继母不曾,兄嫂也不曾。现在想来若不是祖母将她们当成宠物地养在身边,她也许都不一定会活到现在。
  
      那个时候的迎春还很懵懂,她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好多。
  
      比如为什么宝玉的嘴里会吐出一块玉来?就算是要吐,也不应该是象牙的吗?
  
      再比如三妹妹为什么有自己的亲娘,却总是不高兴?
  
      等到东府那边的四妹妹也住进了老太太的院子里,她不明白的事情就更多了。
  
      为什么四妹妹的日子会过得比自己好,老太太对四妹妹的态度为什么会那么奇怪?
  
      不过她也更忙了。
  
      白天要在老太太那里当家猫,晚上要跟着神神秘密的师傅学功夫。
  
      等到她能一腿踹断一颗男人手腕那么粗的树时,她发现她不明白的事情就更多了。
  
      为什么老太太和二太太看四妹妹的眼神,越来越让人不舒服,让人害怕了。
  
      家中就只有三妹妹和四妹妹两个,可是三妹妹却总是跟四妹妹过不去。不过四妹妹跟自己的感情倒是不错。
  
      然后就在她以为自己就会这样过下去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姑妈回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