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 > 041愿世间男子都像她的羿哥哥 番外终

041愿世间男子都像她的羿哥哥 番外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不但吸那些有毒的血,而且还将毒血咽了下去。
  
      “你……”慕昕蔚艰难的开口,可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吮吸的力气如同饥渴许久,让他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她要将他的血吸干一样。
  
      然而,她那小嘴蠕动的样子却又是那么认真,她瘦小的身子趴在他胸前,许是穿着单薄的缘故浑身散发着异常的凉意,唯独嘴上的温度是热乎的。
  
      他眸光垂下,看到她光溜溜的脚后跟,这才发现她脚上连双鞋子都没有……
  
      小女孩自觉吸得差不多了,这才直起身坐到一旁,然后默默的擦拭着嘴角的血渍。
  
      蓝庆洋和蓝庆峰两兄弟都看直了眼,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吸人血的,而且还是有毒的血。
  
      这小丫头究竟是人还是怪物?
  
      胸前冰凉的身子离开,慕昕蔚回过神,暗暗的调息起来,突然发现身体起了变化,刚才胸闷气短的现象居然没有了,浑身的筋骨又有力了。
  
      他再次盯着旁边低头擦血的女孩,眼眸中布满了惊诧。
  
      难道这就是她与众不同的原因?因为这样才被燕三娘抓来此地?
  
      “你……你没事吧?”
  
      那剑上究竟是何毒他们还没来得及去分辨,但他深刻的感觉到不是普通的毒药。就凭他刚才中毒后的情况,不出半个时辰定会要了他的性命。
  
      如此强烈的毒性,这女孩吸了去,那她……
  
      “我没事。”女孩头也没抬,像之前那样低着头继续盯着自己的脚丫子看。
  
      “你吸了毒,怎么会没事呢?”蓝家两兄弟好奇的盯着她。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女孩猛的抬起头冲他们嚷道。
  
      但紧接着她又把头低下,对他们各种打量的眼神也视若不见。
  
      蓝庆峰还想再追问下去,慕昕蔚对他们牵了牵嘴角,“洋哥、峰哥,麻烦你们把这个女人带下去交给我父王,羿哥有个弟弟被这女人害了,父王想从这女人身上找到解药。”
  
      “那你?”蓝庆洋不放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毒气已除,休息片刻就会好的。”慕昕蔚笑了笑。
  
      他说话已经恢复了中气,且气色也明显好转,蓝庆洋为他把了把脉,确定他是真的没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你就在此休息,那边交给他们,不用担心抓不住那老东西。”
  
      交代完后,他和蓝庆峰对了对眼神,兄弟俩默契的起身,一人抓着燕雪雁一只胳膊飞下了城楼。
  
      慕昕蔚目送他们离去后,再把眸光投向低头不语的小女孩。
  
      或许是她救自己的缘故,比起在地下室见到她,此刻他眸中的厌恶感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好奇。
  
      张了张嘴,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了。
  
      不是变哑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谢谢。”
  
      “嗯。”
  
      小女孩也不是没反应,在听到他谢自己时,还是应了一声。
  
      只是她未动丝毫,好似对身边所有事都不上心一样。慕昕蔚突然惊奇的发现,从一开始见到她,到现在被他带到如此高的城楼上来,而且刚刚燕雪雁还用剑想伤她,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一直以为她是害怕,所以才会如此安静。
  
      可现在仔细观察她,他才发现根本就是他想错了。
  
      她不是害怕,是不愿意理睬!
  
      对,就是不愿意理睬!
  
      “你不怕吗?”
  
      听到他问话,小女孩抬起头,眼神很不满的瞪了他一下,“不要跟我讲话!”
  
      慕昕蔚脸色微沉,长这么大,还没人这样对他说过话。
  
      他咬了咬牙,将怒气压了下去。看在刚才她救他的份上,他就饶她一次。
  
      然而,就在这时,小女孩突然低头呕吐起来。
  
      他下意识的坐起身,伸手就去拉她,“怎么了?是不是你中毒了?”
  
      小女孩反手把他的手掌挥开,拒绝与他再接触。
  
      她吐的也不是血,而是一滩清口水。
  
      等吐完之后,她斜眼瞪着他,“还不都怨你,跑那么快做何,我差点被你颠死!”
  
      “我……”慕昕蔚突然语塞。
  
      想起一路上夹着她跑的过程,他也有些尴尬。
  
      好像他只顾着赶路,是没怎么在意她……
  
      看着她嘴角的清液,他从怀里摸出手绢,递了过去。
  
      谁知小女孩看了一眼,不但没接,还冷哼着转过身,“谁稀罕!”
  
      “……”
  
      慕昕蔚这下脸色都黑了。
  
      早就看出这丫头有些脾气,可没想到她脾气这么大。
  
      难得他想向她示好,她居然不领情?
  
      真不识好歹!
  
      他将手绢收回,气得想走。可起身的瞬间发现她又一动不动的静坐着,小小的身板穿着单薄,脏兮兮的不说,孤零零的样子也特扎人眼球。
  
      他回头看了看那边的打斗。
  
      加上他姐,六个人对付燕三娘完没问题。而燕三娘已经受了伤,正想办法摆脱他们。
  
      他又坐回地上,从腰间悬挂的小布袋中取出一只小瓶子,倒了一粒药丸再递到她眼皮下。
  
      “吃了它就不会头晕了。”
  
      他真是服了她了,难受就早点说嘛,居然还能忍到现在。
  
      小女孩看了一眼他手心里的东西,倒也没客气,抓起就塞进嘴里。
  
      慕昕蔚这才勾起唇角。
  
      将药丸咽下去后,小女孩才正眼看向他,“你给我吃的是何物?”
  
      慕昕蔚勾起的唇角狠狠抽搐起来,“……”
  
      这不怕死的丫头,吃了才问!
  
      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更加确定她有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她不怕毒,自然也就不怕吃任何东西。
  
      瞧着他神色怪异,小女孩又露出一脸嫌弃,继续转身背对他,“离我远点!”
  
      慕昕蔚俊脸一沉,脱口恼道,“我招你惹你了?”
  
      小女孩头也没回,继续安静的呆坐着。
  
      她的态度,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很嫌弃他。不是一般的嫌弃,是嫌弃到不愿多看他一眼。
  
      这一次,他没有再迟疑,起身朝那群兄弟们飞去。
  
      而坐在地上的小女孩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哪怕他们追杀燕三娘到了城楼之下。
  
      捂着胸口的箭,再看这一群杀伐狠绝的年轻人,燕三娘口溢着鲜血,但目光狰狞,怎么都不愿意服输。
  
      她知道夜家的女人与众不同,但从来没与夜家的女人交过手,这是第一次,却大大出乎了她的想象。
  
      这个她在鬼谷见过几面的丫头,没想到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只一掌就震断了她一侧肋骨。
  
      她想象不出,这死丫头是如何做到的!
  
      “燕三娘,怎么,还要顽抗吗?”慕心暖冷笑的问道。
  
      她一个人对付不了这老毒婆还能说得过去,可她哥哥弟弟上阵了,要是这样都还对付不了这个老毒婆,那也太丢人了!
  
      “你内力如何来的?”燕三娘狰狞的目光瞪着她,仿佛不问出答案会死不瞑目。
  
      “呵呵!你想知道啊?”慕心暖翘起唇角,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其实你并没有说错,夜家的女人确实是‘稀世珍宝’,因为我们不但有克制血盟庄的血液,还有过人的天赋,能轻而易举的获取别人的功力。说起来也不怪你无知,只怪你太没把我们当回事了。你脑子里只想着如何骗取我们师公的信任、只想着如何炼出长生不老的丹药,完没想过,当初血盟庄是如何灭绝的,诸葛昌明是如何败亡的。”
  
      “慕心暖,老身真是看低了你!”燕三娘也承认自己输了,但却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多谢夸奖。”慕心暖傲气的咧开嘴角。但下一瞬,她脸色瞬冷,突然喝道,“天罗地网!”
  
      她要活捉这个老东西,不吸干她的功力真对不起自己!
  
      随着她吼声一出,围着燕三娘的六个少年突然动了起来,紧接着他们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一束光环包裹着她,她努力的定下心神,却依然辨不出他们的实影。
  
      见此情景,她下意识的想躲,可不论是向前还是向后,他们始终与她保持着不变的距离,仿佛这束光黏住了她似的。
  
      “收网!”女孩的娇喝声再次传来。
  
      她暗叫不好,欲飞向高空摆脱他们的包围。可她身负重伤,胸前还被弓箭射中,能撑到现在都是她耗着最后的力气,就算能飞也变得笨拙吃力。
  
      双脚还未离地,只见一个如同蜘蛛网的东西朝自己围拢。
  
      她眼孔骤然放大,眼珠子似是要从眼眶中滚落出来,这些少年居然在移动的时间里用不知名的银丝偷偷结出一张网,此时他们整齐的出掌,将这张网收紧,将她手臂连同身体一起勒住。
  
      她犹如被捕的鱼儿,极力的挣扎着,试图挣脱禁锢。
  
      可那网松一分后,紧接着就会收紧两分。几个回合的挣扎后,她已经完被这张人造的网锁得死紧,连呼吸都感觉要断了似的,更别说挣扎了。
  
      “燕三娘,拿命来!”
  
      耳边再次传来女孩的娇喝声。
  
      她浑浊的目光恢复了一丝清明,可视野中却没有女孩的身影。
  
      正在这时,自头顶传来一股强大的杀气,她眸孔凸大,惊骇的抬头。
  
      只见一小小的手掌疾如雷电、势如霹雳般垂直落下——
  
      “啊!”
  
      凄厉的惨叫振聋发聩。
  
      周围那些铁骨铮铮的将士们都感到头皮发麻。
  
      然而,更让他们感到震惊的不是燕三娘凄厉的惨叫声,而是单手撑在她头上、整个身子完倒立在半空中的女孩。
  
      他们不知道慕心暖在做何,但就这么一只手让燕三娘发出绝望的惨叫声,可想而知这只手有多厉害……
  
      …
  
      慕心暖一家回到崇贤王府,已经快午时了。
  
      得知他们抓到了燕三娘和党羽,尹厉川回府时,尹明宇也陪同他到了崇贤王府。
  
      撇开燕三娘与慕凌苍这边的纠葛,但就燕雪雁加害尹厉川的事,尹明宇让吕炎忠将湛家的人带来了。
  
      这一场暗斗,应尹厉川的要求,尹明宇没有张扬。
  
      看着地上哭哭啼啼交代一切的女儿,湛淳激动得不顾场面,当即就给她一巴掌。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既已嫁作他妇,竟还敢肖想小王爷,简直是败伦丧德丢尽了我们湛家的脸面!”
  
      旁边,湛老妇人、湛夫人、湛旭然看着他施暴,可谁也不敢出声。
  
      知道大势已去,也知道事情揭穿所面临的后果,湛紫舞招供完所有的事以后,连哀求声都没有,被湛淳打偏了脸甚至都没哭一声。
  
      湛淳在气头上,恨不得把死她。
  
      女儿的所作所为不但自招祸事,最重要的是还会连累他的妹妹。若是皇上借此把他妹妹废了,那他们湛家还有好日子吗?
  
      只怕比生不如死还难过!
  
      他扬起手掌再一次落下,这一巴掌比之前的劲儿还大,湛紫舞被他打趴在地,突然口溢血水。
  
      座上的尹明宇和尹厉川都看着,还以为是湛淳打得太狠了。
  
      可谁知湛紫舞嘴角溢出的血水越来越多,而且血水是黑色的,他们才猛然惊觉有异常。
  
      这时的湛紫舞已经软弱无力,连身子都撑不起,只见她抬头看向尹厉川,目光涣散,虚弱无力的道,“祖父……舞儿有错……但家人是无辜的……舞儿愿以死谢罪……请……请祖父饶过湛家……湛家的人……”
  
      见此情况,尹明宇龙颜冷肃,眸子紧敛着,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尹厉川也沉着脸把她盯着,眼中多了一丝复杂。
  
      “舞儿?”湛淳先是一怔,随即蹲下身将她脑袋抱住。
  
      “爹……”湛紫舞张着嘴,但不知道她服了什么毒,毒性说起就起,脑袋一沉,随即就没了任何声音。
  
      “舞儿!”湛夫人和湛旭然惊呼着跑过去。
  
      可人已经断了气,任他们激动呼唤都没有任何反应。
  
      尹肇羿和慕心暖过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
  
      小两口都很是惊诧,彼此交换眼神,都表示深深的意外。
  
      之前湛紫舞说了什么他们没听到,因为要帮着自家父王做点别的事,所以没来得及前来旁听。哪知道事情会变得这么突然,没点征兆湛紫舞就死了。
  
      慕心暖还挤过去看了看,确定人已经彻底没救了。
  
      “祖父,她这是?”她起身朝尹厉川询问道。
  
      “她自尽的。”尹厉川叹了口气。
  
      “……”慕心暖再看了一眼死去的人,眉心暗蹙。
  
      他们父王刚从燕雪雁嘴里问出所有事情,就怕湛紫舞不愿招供,所以她和羿哥哥过来准备与湛紫舞对质。
  
      谁知道她突然自尽了。
  
      不得不说,湛紫舞是很任性,任性到可以拿婚姻大事当儿戏。但她这一死,倒也挺识时务的。
  
      她朝身着龙袍的尹明宇看去,只见他威风冷肃,眉眼中尽是冷冽气息。
  
      她刚张嘴想说话,只听他突然喝道,“湛淳,你可知罪?”
  
      正伤心的湛家人不得不赶紧收住哭声,然后纷纷朝他跪下。
  
      湛淳低着头,哽咽道,“皇上,臣有罪,是臣教女无方才弄出今日之事。”
  
      “你知罪便好!”尹明宇重声哼着,“那你告诉朕,谋杀朕的王叔,该当何罪?”
  
      “臣……臣……”湛淳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女儿死了,可杀害王叔不是小错,加上女儿还是王叔的孙媳,这等行为就是大逆不道。罪上加罪,就算皇上判处他们湛家九族之罪,也不会有人替他们湛家说话。
  
      尹明宇瞪着他,龙颜上的怒火清晰可见。
  
      湛淳夫妇、老夫人尤氏、湛旭然跪在地上,感受到他的怒火,屏着气,头也不敢抬。
  
      正在这时,尹厉川突然朝慕心暖使了使眼色。
  
      慕心暖对他眨了眨眼,一时间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
  
      直到尹厉川抬起下巴指向那身着龙袍威风凛凛的男人,她才反应过来。
  
      明白他的意思后,她嘴角勾了勾,突然朝尹明宇跪下,“皇上,暖儿恳请皇上饶过国舅。”
  
      她突然开口,而且还是替湛淳求情,湛家一众都惊讶的抬头望着她,以为听错了。
  
      尹明宇沉着脸,指着他们道,“他们教女无方,不但差点要了朕王叔的命,还想要你的命,你还替他们求情?小王妃,你可知道,湛紫舞已经畏罪自尽了,虽然她招供了一切罪行,但凭她一人之言,实难让朕相信湛家是无辜的。说不定,背后的主谋就是他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